当前位置: 首页> 价格优势> 女人择偶标准要被他掰歪了
  • 女人择偶标准要被他掰歪了
  • 2022-01-13 10:06:48
  • 十月,电影院好凉。 血与冰淇淋三部曲


    十一月,似乎也热不起来。


    直到一只“怪兽”出现。


    可以说是今年最吓人的影视形象了。


    (靠,长得还跟我有点像)


    坦白讲,开盘前,Sir一点也不看好。


    但,脸好疼:截至目前,它上映5天,票房破9亿。


    一周不到,就即将超越同宇宙前辈《蚁人2》的所有收成。


    即使是前天,1小时47分钟吸走1000亿的双十一,也没有压倒它。


    堪称2018年进口片最大奇迹。


    种种不可思议,Sir就算是一个业余影评人,也不敢忽视。


    就一个问题:为什么它最爆?


    《毒液:致命守护者》

    Venom



    1


    毒液是谁?


    在《毒液》上映之前,我们通过《蜘蛛侠3》认识它。


    一团黑泥,附在蜘蛛侠身上。


    暖男蜘蛛侠,变成了渣男蜘蛛侠。


    当街卖骚。



    满嘴臭屁。



    居然还杀人。



    从此我们知道:毒液,它真不是个好东西。


    今年2月,我们通过预告片认识它。


    又利又尖的牙齿,又长又粘的舌头。


    还有汤老师被附身之后,痛苦得像灌肠的表情。



    当时,Sir是这样为《毒液》电影定位的:


    一场人把灵魂卖给魔鬼,换来诅咒的浮士德悲剧。


    如果那时候你跟我说,毒液会是你最好的朋友……


    Sir只会回一个字:P。


    直到电影上映Sir才意识到,毒液,可以是补液、是仙液、是玉液、是琼液……


    反正是每个女生都心痒痒向往的那个人。



    2


    自《毒液》后,我们有了一个新词:


    恐怖萌。


    毒液的性格,可以归结为三:


    一,逗比。


    毒液:“我讨厌这只狗,可以吃吗?”


    一个小时后……


    毒液:“汪汪汪!”



    二,傲娇。


    埃迪:“我体内有个寄生虫。”


    毒液:“你说谁是寄生虫?快道歉!”


    “不要。”


    “道歉!”


    “好吧,对不起。”


    三,爱你。


    毒液:“跟你讲哦,我怕火。”


    一个小时后,毒液张开全身,挡住大火……


    “永别了,埃迪。”



    于是……


    现在,观众眼中的毒液,早就不再是恶心病毒。


    它,可以是摇摇甩尾的萌宠。



    它,可以是承包您本人的霸道总裁。



    它,还可以是永远贴身守护你的教材级别男友。



    讲真,作为一个钢铁直男,Sir对这对奇葩CP实在有点接受不能。


    但,对于女性来说,毒液几乎满足了她们70%的恋爱幻想。


    既温柔,又有力量。


    既有点坏,又永远守护你。


    既依赖你,又能让你依赖。


    恭喜毒液。


    荣升2018年最想要男友榜第一名。


    (上一个还是Sir呢……)



    3


    话说回来,恐怖萌到底是个啥?


    一般来说,恐怖就是恐怖,萌就是萌,两种反差巨大的东西结合在一起,本该是灾难。


    但偏偏,世上有这样一种电影类型:


    恐怖喜剧。


    从《惊声尖笑》系列,到血与冰淇淋三部曲;从香港《开心鬼》系列,到去年的《妖铃铃》。


    人对恐怖的态度,果然好矛盾。


    在经典恐怖片《闪灵》里,女主角发现自己的作家丈夫的手稿。


    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同一行字:


    “只工作不玩耍,杰克好闷好闷。”

    “只工作不玩耍,杰克好闷好闷。”

    “只工作不玩耍,杰克好闷好闷。”

    “只工作不玩耍,杰克好闷好闷。”



    她很害怕,却没有当场跑掉。


    她一页,一页,一页一页,翻了下去……


    几百上千页,全都是同一句话。


    她恐惧得无以复加,手指却停不下来。



    你看,对恐怖,人总是一边逃避,一边好奇。


    而恐怖喜剧,一方面满足了好奇,另一方面又用幽默化解了恐惧。


    能不受欢迎吗?


    别忘了,泰国,这样一个鬼片大国,它的影史票房冠军是什么?


    《鬼夫》,一部搞笑鬼片。



    6年前,汤姆·哈迪接受采访时,说过一段话:


    我不是天生适合演那些变态疯子。


    我其实是个怂包,经常很害怕。所以才在身上纹满了纹身哈哈。



    因为害怕,我就会一直观察恶人,模仿他们的行为方式,然后应用到我的表演里。


    所以大家都被我骗了。


    有人说,如果一个人一直很好,那你就要注意他的黑暗面;


    如果一个人一直很凶,那你可能会发现,他内心其实是有光亮的,可能其实是个好人。


    那么你们看,我一直看起来很凶很不爽……


    其实因为,我就是个小甜心。




    有了这番话提示之后你再回忆——


    你会发现,汤老师每一次演角色,不论好坏软硬,都藏不住他内心的萌萌哒。


    比方说《勇士》


    他是一个拳击手,从战场回来,谁也不相信,包括自己的亲爹亲哥。


    他只相信拳头,所以嗜血成性,气势吓都能吓死人。



    甚至,虽然有两次他忍不住摆出了软态……


    一次,是看见爸爸戒酒多年后再次酗酒,痛苦大喊的时候。

    血与冰淇淋三部曲

    一次,是被哥哥绞断手臂,发现自己已经再也没有亲人的时候。


    可之后还是忍不住要硬来。


    因为亲情是他经历痛苦之后,早已放弃了信任的东西。


    他只信任,老爹重拾人格的再起,和老哥死也不跌倒的硬气。


    当亲人真的成了“陌生人”,当他们只为了自己的尊严战斗,这一刻他才哭。


    硬气到底,才露出内心深处的一点萌。



    再说说《荒野猎人》里的菲茨。


    他演的反派,是彻头彻尾的坏人,利欲熏心,随手就能捅死年轻的同伴。


    在弱肉强食的世道,这样无限自私的人,却非要在身边留一个小青年。


    菲茨刚硬的心里,仍然有个软肋,就是他身边的那个“小子”。



    就算被那小子用枪指过,菲茨也不杀他。


    烤肉的时候,还先把肉递给他。



    坐在篝火边,菲茨还给“小子”讲起了他父亲的故事。


    在那样的漫漫荒野,一个再坏的人也是孤独的。


    他也需要人来陪伴他,最好,还是一个“儿子”。


    自我的父化给了他安全感,支撑他恐怖的反派人格的,恰恰也是一点萌。


    你看,汤姆·哈迪适合的角色都不简单,都属于一种,在人性里建设人性。


    所以,从内心到外表,让他来演毒液实在太对。


    他完全可以诠释人们对于恐怖的矛盾心理。


    我们老是想偷看坏人,因为我们害怕他们。


    而当我们发现,坏人其实并不坏,那简直就像发现了宝藏一样开心。


    更别说这次的毒液,可是妥妥的主角。


    外表邪恶,内心温柔。


    在外人面前扮酷扮冷,在亲密关系面前,也可以一秒认怂。


    简直可以说,把安全感和萌物感融为一体。


    这不是最佳男友,什么才算?


    十几年前不是有一句歌词很火嘛,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这个不过时的定理,又一次应用在了毒液身上(好吧你想算上Sir也可以):


    我很毒。


    可是你有了我,才叫幸福。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汉斯寂寞


    血与冰淇淋三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