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价格优势> 王微跨界“追光” 《小门神》能否成为下一匹黑马?
  • 王微跨界“追光” 《小门神》能否成为下一匹黑马?
  • 2021-07-29 08:35:01
  • 北京哪里有卖茶杯犬 一家新公司、一位新导演、一部没有IP助力的原创动画,却被寄予着继《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之后又一次国漫崛起的新希望,这就是即将于1月1月正式全国公映的国产3D动画电影《小门神》,它是由原土豆网创始人王微二度创业“追光动画”,自编自导推出的作品,投资超过1亿人民币,是目前国产动画的耗资之最。

    虽然目前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但动画电影在整体电影市场份额不超过5%,而美国是中国的三倍,动画电影约占总市场的15%左右,如皮克斯、梦工厂、迪士尼的经典动画作品在中国都广为人知。

    而国产动画给国人留下的印象基本是:剧情低幼、品质粗糙、山寨盛行。即便是去年乃至今年年初挨个冲破5000万和1亿票房魔咒的《秦时明月》《龙之谷》和《十万个冷笑话》,也在制作水准上落下话柄。

    直到今年暑期档,《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首次打开了成人动画的大门,近10亿惊人高票房令人对中国动画电影的市场表现首度燃起信心,媒体、影迷都为这部制作精良的国产动画“打鸡血”唱赞歌,但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大圣归来》的票房奇迹充满偶然性,它得益于国产片保护月和今年暑期档烂片当道的“报复心观影热情”,同时也是网友对西游记这一经典IP的追逐和对国漫崛起的热血“自来水”。

    即便《小门神》的背后集合着一群有可能是中国最好的动画人,是近200人的团队花了29个月时间的潜心制作,《大圣归来》的成功依然很难被复制。

    作为《小门神》导演的王微却告诉记者,他并不在乎第一次的输赢,因为赌局才刚刚开始。《小门神》对于王微来说,或许只是为了验证他的承诺,那些当初听说他要跨界,三年拍出一流制作水准动画电影时,以一句“扯吧”回应他的人,如今应该明白,他是玩儿真的。

    王微本人的互联网经历,为《小门神》这部动画电影套上了令人瞩目的光环。大多数人都很好奇,从离开土豆网到创办“追光动画”跨界做导演,王微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毫无动画基础的他,在三年时间里推出这样一部制作精良的动画电影,靠的是什么?

    记者探访《小门神》制作公司“追光动画”,并专访了导演、编剧王微,制片人于洲,以及多位动画师、市场负责人。为你揭秘这部“国产动画新希望”的幕后养成记。

    缘起:改变的勇气一次受神像启发的创作

    2012年8月24日凌晨,时任土豆网创始人的王微在微博上写下这么一句话:“七夕夜晚,七年土豆,今晚正式退休。谢谢路上每个经过的人在故事里留下的一笔色彩,下一个有趣的梦里再见。”

    在此三天前,优酷土豆合并方案获得股东批准通过,优酷土豆集团正式诞生,土豆网成为优酷全资控股子公司。优酷CEO古永锵担任集团董事长兼CEO,原土豆CEO王微不再担任公司高管。如果说“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那么那一刻,王微其实并没有办法控制他自己的人生剧情。如他所说——他“退休”了。

    王微的朋友们对他都有个极其统一的印象:喜欢创造的文艺青年。同为土豆网创始人之一的于洲告诉记者,自称“退休”后的王微,想过开酒庄、也撺掇过他一起做一家漆器工作室,当个工匠。但很快,王微的创业梦有了一个新的落脚点:开一家动画公司。

    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面对外界的惊讶,王微周围的朋友们倒觉得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儿。资深媒体人李志刚就直言,动画是艺术与科技的结合,王微热爱动画电影,有人文情怀,写过小说、剧本、最根本的——他还是学计算机出身。

    人生的第二次创业,2013年3月,王微创办了一家叫做“追光”的动画公司,公司花了三年时间制作,在2015年推出了第一部动画长片《小门神》,由王微自编自导,故事讲述了神界经济危机,门神神荼和郁垒面临失业下岗,他们来到人间的江南小镇,与馄饨店老板娘小英和她的女儿小雨相遇,发生了一段有关“改变和勇气”的故事。

    “这不就是你本人的经历写照?”面对记者的发问,王微会心一笑,“我那时候是属于人生的迷茫期,算是一个退休无业的中年男子”,坐在追光动画的会客室里,2015年年末此时的王微自嘲离开土豆网的过去式阶段。他大方承认,《小门神》的创作是自己当时的内心投射。

    2012年离开土豆网之后,王微出国散心,在泰国曼谷的大皇宫前,他遇到两尊一人多高的青石石像,石像是福建、广东一代的设计风格,与大红大绿金碧辉煌的大皇宫显得格格不入,像某种新与旧的冲突,他心里疑惑:“这是中国哪个神仙?怎么到了曼谷立在这么一个地方?漂洋过海怪可怜的。”

    王微心念一动,“不如就写一个这样的故事吧,大家都不相信神仙,他们是两个不被人需要的神仙,就像周边很多很好东西的消失,因为社会要变化,该消失的必须得消失。他们面临各种困扰,也必须要真实地做出选择。”遇到人生的某个阶段,面对改变的勇气,王微觉得,这是每个小人物生命中多少会遇到的经历,这不是远在天边的超级英雄故事,而是身边人的故事。

    以《小门神》中几个主要角色为例,年轻母亲小英接手了家传的百年馄饨老店,虽然门庭冷落依然不改配方,她代表的是稍年长的中国人对传统文化的回归情怀;门神郁垒面对天界经济危机,想到人间一搏,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他代表的是年轻人对自我实现的渴望。“我确实希望做的动画电影不单是小朋友觉得挺有意思的,大人看也会觉得有一些触动”,王微说。

    然而对比王微本人的洋派经历,《小门神》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追溯和执念又与其形成了某种微妙的反差。

    王微19岁开始在美国和法国度过了9年的海外留学,拥有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的MBA学位,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计算机硕士学位。但他骨子里却怀着对中国传统的一腔热爱,王微自嘲这是“离开中国越远越爱国。”

    当然,更直接的原因来自于他的出身,作为福建人的王微记得,至今为止在福建某个民间风俗节日,必定要杀鸭子,要卸门板摆供桌...王微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着当地遗留下来的传统民俗。

    2015年12月中旬的某个下午,时值《小门神》上映前夕,王微邀请了包括时光网在内的一批媒体人到追光动画参观交流,他向大家介绍了追光正在创作的第二部动画作品《茶宠与小机器人》,他问大家,“知道茶宠是什么吗?”有人脱口而出,“就是茶杯犬吧?”王微接着问,“你们印象里的门神叫什么?”稀稀拉拉的声音回答着:“秦琼和尉迟恭?”

    “其实最早的门神叫神荼和郁垒,也就是《小门神》里的两位主人公;而茶宠是福建人喝茶时常用的一种工艺品,将喝剩下的茶浇到茶宠上,会使茶宠越来越有光泽“,王微笑说,“看吧,传统还是需要普及的,对吧?”

    跨界:从一无所知到弯道超车读传记学剧本好莱坞动画公司取取经

    纵有千般热爱,现实点说,一个前互联网公司CEO跨界做动画导演、编剧,这听起来依然像是所有荒唐故事的开始。

    王微可以与记者滔滔不绝谈及《玩具总动员》、《飞屋环游记》、《千与千寻》乃至《哪吒闹海》给他造成的心灵触动,但这充其量只是一个普通影迷的热血。要知道,在三年多前,对于动画导演该做什么?一部动画电影的预算该是多少?动画电影制作流程都有哪些?王微一无所知。

    “他的身上有某种原始基因”,王微的朋友、资深媒体人李志刚这么说。虽然是第一次制作电影,但王微此前写过不少作品。他写过一部自传性质的小说,叫《等待夏天》,讲述几个中国年轻人在美国冒险、挣扎的故事。2006年,小说在文学期刊《收获》杂志发表,一年后出版发行。他还曾写过一个舞剧剧本,2011年初,这台舞剧在旧金山首演。2011年中,由他编剧的话剧《大院》在北京连演6场,评价不俗。

    写《小门神》剧本前,王微告诉记者,自己成天都在看书,导演传记,镜头解读,还看了编剧圈备受推崇的罗伯特·麦基的《故事:材质、结果、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算下来看了几百本书。看完书他就找人聊天,了解技术,玛雅怎么回事,程序怎么写,镜头怎么切,剪辑,构图…像个海绵,疯狂吸收。

    写《小门神》剧本大纲,他花了两周时间,两个月后,先后修改了10版,剧本终于成形,到《小门神》正式制作近一年的时候,他还在金牛座自带的完美主义驱动下不断修改剧本,已经到了第23版。

    在王微眼里,动画依靠的是想象力创造力和执行力,想象力靠脑子,创造力靠技术,执行力靠团队。创办追光动画,计划推出第一部电影《小门神》之初,王微不惜重金购买设备和打造团队。追光的动画总监、也曾是皮克斯《玩具总动员》动画师之一的科林·布莱迪告诉记者,追光动画购买了业界顶级的制作工具,例如Maya、Houdini、Katana、Shotgun、Z-brush以及Arnold。

    而王微自己也身体力行地与国内电影行业人士接触,先后见了300多人请教学习,他甚至花了半年时间,拜访了如皮克斯、梦工场、照明娱乐等好莱坞与欧洲诸多知名动画制作公司“取经”。

    以土豆网前任CEO之名,人人都愿意跟他聊,在这个过程中,王微了解了动画行业的产业链,动画电影的创作环境、预算的制定,以及各个工种的分工和如何控制进度,现代工业化的创作方式和流程化管理,也让王微和他的团队有了借鉴学习并“弯道超车”的机会。

    2014年,一部出品自追光动画的3分钟短片《小夜游》在业界引起关注,很多人惊讶于国产动画的技术水平体现,这3分钟的动画花了追光动画人5个多月的时间。虽然很多人将之看做是一次技术突破,但王微云淡风气地说:就是一个技术测试。一是为了证明能使用搭建的流水线系统完成高品质的动画片,二来最重要的是,用它来招聘。这个短片被用来证明给业内人士看——这帮人是玩儿真的。最终他们团队集合了近两百人,启动了对长片动画《小门神》的技术操作。

    王微还记得,三年前他跟身边的朋友说自己要建团队,花三年的时间做出一部品质一流的动画电影《小门神》时,大多数人给他的反馈都是:“你以前都没做过这个东西,三年做个片子,扯吧。”但如今,这些当初的承诺眼看着都在一一兑现。

    对于王微本人来说,这自然是值得欣喜的事,是他对自己某种动画天赋的论证,就像谈及这段动画初体验的经历,他会有些得意又努力克制地笑说,“现在跟当初,唯一不同的就是,以前大家叫我王总,现在改口,叫了王导。”

    制作:不差钱的动画公司追光启程要达到中国一流水准

    王微的第二次创业,梦想当然不止于做一部动画电影这么简单。他把“追光动画”安置在位于北京顺义的一个国际艺术区内,与外界的市嚣保持适度的距离,“能安下心做点东西”。“追光”有两幢红砖楼,公司的动画师们自发地将它们分别命名为“夸父楼”和“后羿楼”,一个追日,一个射日,目标明确。在王微梦想的创业版图里,“追光”会成为中国的皮克斯。

    与国内大多数动画公司生存艰难,情怀维系梦想的状态不同,追光动画基本不差钱。在王微本人的影响力、动画前景的被看好、追光过硬的生产线系统和CG技术等综合作用力下,早在2013年底,追光动画就完成了500万元的A轮融资,到了2014年年中,追光又进一步完成了B轮2000万美元融资。

    追光动画的创始人之一、《小门神》制片人于洲告诉记者:“我们不要苦哈哈,希望能快乐创作。”摆脱了经济束缚的追光动画,甫一出手,第一部动画长片《小门神》投资就超过1亿人民币的制作宣发成本,创了动画电影新高。

    即使如此,追光还是借鉴皮克斯、照明娱乐的管理模式,经过支撑公司发展及票房误差的合理计算,将追光平均一部动画长片的制作时间设定在三年。公司也从国外挖了不少动画人才加盟,艺术人员和技术人员中不乏在皮克斯、梦工场工作超过十年经验的资深动画人。

    在追光动画开放式的办公环境内,常见白墙上贴着醒目的红色横幅,标语“耸动”:一天一步,一年一部。制片人于洲向记者介绍说,追光设定的工作量是要求每人每天一秒,以一天8小时的工作量计,一个动画师28800秒的工作才换来观众可以观赏的1秒。

    而《小门神》这部107分钟的电影总共耗费了近200人的团队,历时29个月制作完成,全片镜头多达1940个,每个镜头经历13个环节的制作,最终全部创作版本达到101556版的惊人数字。如果以动画行业内三维动画画面精度的通用标准来评判,《小门神》最终版的总渲染核小时数更是高达8000万小时,已经超过不少好莱坞动画的画面精度。

    王微也将自己真正从一个管理者调整为“艺术家”、“创作者”,这个学计算机出身的理工男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时刻经历着理性与感性的冲撞。

    回忆过去的三年,王微告诉记者,第一次做动画电影,还是有太多想当然,他“检讨”说,也给动画技术人员挖了不少“坑”,比如《小门神》的故事横跨四季,动画角色们在不同的季节还要有不同的服装造型和角色模型。比这更“恐怖”的是,《小门神》中有一场夜总会跳舞的戏,角色众多,再加上夜总会里安排有两三百盏灯,灯的颜色还不一样,光是布灯就已经让动画师崩溃。

    追光动画的视效总监韩雷直言,“灯是动画电影最难操作的东西,因为光源所造成的环境氛围和明暗差距并不是仅仅靠消耗人力和时间所能解决的,它更多是非常复杂的计算机算法和渲染技术处理。制片人于洲也透露说,《小门神》中夜总会那段差不多4分钟的戏做了5个月的时间,也是整部戏里成本耗资最高的场景。

    王微也承认,或许是第一次做动画导演,总是忍不住想炫技,比如他常常会提议,“要不我们来个长镜头?来个变焦镜头?正常动画里人是10万跟头发,不够酷,我们给他搞几十万根怎么样?”

    当然,他很快就会面对现实考虑的自我妥协,比如王微记得,电影中土地爷的角色,在剧本起初是有些偏反面色彩,后来觉得小朋友看了,长大后会觉得土地爷是个坏人,是对传统的破坏,他决定改变。再比如开场有五六分钟母亲小英的故事,但他最终还是拿掉了这一段,希望观众把焦点更关注在神荼和郁垒两个门神的身上。

    从技术的角度,王微觉得,电影开场的凌霄宝殿镜头可以做的无穷无尽,“再给我三年时间我可以让它更丰富细致”,可是那几个镜头已经做了9个月了,团队的伙伴对他说,“电影总是要结束的,不能一直做下去。”

    王微更愿意把《小门神》当做一个开场,而他设想的追光的路,是要一直走下去的。王微在土豆网时期就结识的好友叫兽易小星对他的评价是:一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

    比如王微在跟记者讲述完《小门神》从无到有的制作过程后,自顾自地憧憬起来,“我一直想着,做出一部好动画,像皮克斯的动画那样,达到一定水准之后,会被无数观众在很多年里反反复复地观看,想想真是挺美好的事情。”

    票房:第一局输赢不足道一个互联网人的“改变世界”梦

    跟王微见面最初,记者调侃他“是中国少见的,本人比作品更具知名度的新导演”,而王微此前土豆网时期在互联网界的影响力,也顺利嫁接到如今这个互联网思维盛行的电影圈里。

    北京哪里有卖茶杯犬 作为一部新公司新导演新动画,《小门神》的资源丰富得大概要令不少华语片艳羡,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BAT加码,王微称,他们与几乎所有投资方进行了商谈,最终决定与百度、阿里、企鹅三大互联网巨头合作,阿里影业作为主发行方,为其提供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分销和电影票发售渠道,中影集团作为联合发行方,企鹅影业、百度影业、格瓦拉联合出品,通过这些合作,《小门神》在宣发环节获得了大量的市场资源。

    此外,跟大多数国产动画拿明星配音当噱头不一样的是,《小门神》早在创作初期就采用了“先配音后制作”的好莱坞生产模式,也杜绝了很多国产动画中常见的角色口型和声音无法匹配的弊端。

    高晓松、白客和叫兽易小星分别为《小门神》中的门神神荼、郁垒以及快餐店老胡配音。白客是王微早在土豆网做视频时期就认识的配音人才,三年前就参与了配音。而高晓松是在两年多前看到了王微的剧本后,基于对动画电影和剧本的喜爱,毛遂自荐要为与其身形相近的门神神荼配音。这几年,白客和叫兽因为《万万没想到》网剧的热播而“走上人生巅峰”,高晓松也因为《奇葩说》的才气爆表再度被大众所关注,王微自嘲说,“本来我以为配音阵容没明星的,结果,一不小心都成明星了。”

    《小门神》制片人于洲喜欢这么一句话:初来乍到,做足为好。作为“新手”,《小门神》尽管是2016年1月1日上映,但营销团队早在今年10月就提前开始了36个城市的“路演”,《小门神》的市场负责人许咏告诉记者,路演的这36座城市大有来头,他们内部做过调研,这36座城市是历年来中国动画电影票房产出较高的城市。

    “我们路演的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是观察用户反应。虽然成片已经完成无法进行修改,但可以验证追光制定的发展策略,用于以后的电影制作,毕竟,追光是来日方长的,要做一家公司的”,许咏告诉记者。

    王微本人则更愿意把这种策略安排形容成是“程序员的老毛病”,他笑着举例说,“《小门神》就相当于我们的第一个版本产品,你不去使用它,你不会知道它的Bug在哪里,路演就是一个测试过程。追光想要提升,这是必须去做的。”

      至于影片在路演点映后,观众在肯定影片的制作水准之外,也并没有放过对故事本身的诟病,对此,王微有些大喇喇地直截了当,“什么程序都是有Bug的,Bug就要不断修改,我这次做得不够好,我记得,下次再做好点不就行了嘛。”

      王微跟记者提及,在开办追光动画之前,他拜访了多位中国电影圈业内大佬,有一天,他约安乐电影公司的老板江志强吃饭,谈到《小门神》的前景,江志强反问他,“如果你是一个赌徒,你走进一间赌场,你知道你要赌到晚上12点,但是你看了下时间,现在才中午12点,你还会在乎第一把的输赢吗?”

      《小门神》投资超过1亿人民币,制作水准丝毫不输给今年暑期档大卖9.6亿的热血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但王微也清楚,《大圣归来》的票房有太多偶然因素,被寄予国漫新希望的《小门神》能否再创票房奇迹,似乎并不令人乐观。但正如江志强所说,王微在乎的,当然不会是这第一局的输赢。

       “你觉不觉得,其实我们做互联网的人,跟做动画的人很像?”王微问记者。

       “或许你们都想改变世界。”

       “没错,就像追光的Slogan:时光流转,故事流传,我们总想给这世界留下点什么。而且写程序的人和动画人一样,都是工匠,都是靠自己的手艺吃饭”,王微仰起脸,露出自豪的微笑,“我们还是挺骄傲的。”

      他向记者透露,追光的第二部动画长片《茶宠与小机器人》将在明年8月制作完成,这是一部微观世界的动画故事,也与中国传统文化相关第三部动画长片也已经在筹备中,“拍完这三部,我就是个老导演啦”,他自顾自地乐呵起来,“然后第四部就可以培养新导演了。”

      问他,“新导演是会从追光内部培养?”

       “是啊,任何人哪个岗位,有想法都可以跟我聊,谁都有机会说出自己想说的故事。”

      王微的这句话听起来耳熟,很快想起来,“那不就是当年土豆网的Slogan: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北京哪里有卖茶杯犬    “哈哈,你发现啦。”追光动画的市场负责人许咏笑说,“嗨,王微还是王微,他只是换了个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