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重生,颜值称霸,复仇虐狗两不误,萌夫宠不休!

潇湘书院2021-01-08 10:34:58

重生之带着系统生包子

“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重生之后,皇甫子依神色莫名的问道。

“不需要交易,你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我便给什么!一如既往!

皇甫子依,天才少女,神级黑客,天皇巨星候选人,一朝出道,便凭着一张雌雄莫辨的脸,吸引了无数粉丝,而为了偿还因重生而带来的天价负债,皇甫子依也化身全能女神,携带忠犬暗恋者一枚,义无反顾的踏上了成皇之路!

限免截止时间:今晚10:00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享受限时免费阅读哦!~

1

痛失所爱

  黑如夜幕,冰冷刺骨,哪怕已经成为灵魂,皇甫子依都能够感受到其中传来的森森寒意!

  既然死了,为什么还有感觉呢?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魂存在吗?还是说,只有她是特别的?

  皇甫子依坐在一块漆黑如墨的大石头上,板着一张雌雄莫辨却足以称得上是风华绝代的脸,冷着一双亦正亦邪却灿若星辰的黑眸,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身体,那原本是属于自己的身体,现在却成为了一具尸体,而她自己似乎已经成为了一抹灵魂。

  她死了,死于跳伞事故,那是一场高空跳伞的动作戏,她亲自上场,与六七位龙套演员一起跳伞,却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降落伞没有打开,她直接掉进了海里,而救护人员虽然第一时间就展开搜救,却没有找到她,甚至连尸体都没有找到,让她一直沉寂在这片冰冷的海水里。

  是意外,还是谋杀?皇甫子依只是简单的思考过后,便确定了是后者,因为她在掉进海里之前,就发现自己全身发软,像是中毒一般,根本无法自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掉入海中。

  那么,是谁想要谋杀她呢?皇甫子依想了想,几道模模糊糊的影子闪过,虽不确定,却不远矣,不过这种时候就算是猜到了凶手,也已经晚了,毕竟她死都死了,又能将那些卑鄙小人如何呢!

  皇甫子依虽然猜到了自己是被人害死的,心中却也没有多少怨恨的情绪,这大概也是因为她的性子太过冷漠了。在她的认知中,活着,就好好活着,而死了,便也无需记挂太多,人死灯灭,不过如此。

  而就在皇甫子依以为自己会一直在这孤寂的海底渐渐消亡的时候,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了声音,一个穿着潜水服的男子,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她的尸体靠近着,看那样子,很像是搜救队员。

  是来找她的?皇甫子依冷漠的想着,同时也十分淡定的看着那人抱起自己的尸体离开,而她的灵魂却没有跟上去的意思,她挺喜欢这片海底的,幽静而神秘,很适合用来长眠。

  只是,为什么她的灵魂正在飘呢?皇甫子依十分无奈的发现,她大概是不能在这片海底长眠了,因为她的灵魂无法离开尸体太远,而那些人也不知道是要将她的尸体带到哪里去,希望是个好地方,免得她死后还不得安宁。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海面上,一艘游轮正安静的停在那里。

  “少爷,已经一天一夜了,您再不休息,会坚持不住的!”油轮的甲板上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人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气质温润,语气恭敬而担忧的对着坐在轮椅上的男子说道。

  而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剑眉星目,冷傲如霜,面容如最完美的雕刻般深邃俊美,只是可惜,这样完美的容貌只有一半,另一半则被一张银色的面具遮挡住了。

  “找到人,就回去。”过了好一会,楚獒予才声音沙哑的回答道,眼睛却仍旧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不远处的海面,像是想要将海面看穿一样!

  温润男子,也就是安泽瑞,他是楚獒予的贴身特助,此时不由得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神色中也流露出一丝悲伤与担忧,看着这样的少爷,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如果皇甫小姐没有找到,或者已经死了……他的少爷该怎么办?

  安泽瑞从小便跟在楚獒予身边,楚獒予对皇甫子依的感情,他都看在眼里,那几乎是犹如精神支柱一般的存在,而现在皇甫子依出了意外,后果他实在是无法想象。

  “找到了!”就在这个时候,海面上突然发生了变化,搜救队员终于将皇甫子依的尸体带了上来,而在见到皇甫子依尸体的那一刻,楚獒予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一直高挺的背脊也瞬间崩塌了一角。

  楚獒予几乎是颤抖着双手,从那名搜救队员的手中抢过了皇甫子依的尸体,然后紧紧地抱在怀里,他赤红着双眼,隐含悲痛,却又异常温柔的看着面前的尸体,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轻声低喃道:“子依……”

  皇甫子依的灵魂,此时正飘荡在尸体上方,所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面前这男人的表情,悲痛,绝望,甚至还隐含着一丝崩溃后的疯狂,但同时却又十分温柔,让她觉得无比诧异!

  这个男人是谁?她认识这个男人吗?此时的皇甫子依真的很想问上一句:亲,你是找错对象了吧,咱们真的不熟哦!

  皇甫子依可以十分肯定的说,她是不认识这个男人的,至少她的记忆中,是没有这个男人存在的,不然她绝对不会忘记如此特别的男人,尤其是这男人露出来的那半张脸,似乎还有个酒窝呢,如果笑起来,一定是又萌又帅!

  不得不说,皇甫子依的冷漠是在骨子里的,下面的人为她痛得肝肠寸断,她却在这里对人家品头论足,就像是旁观者一样冷漠,实在是有些恶劣。

  “少爷,逝者已矣,请您节哀!”安泽瑞的神情中透着一丝急切,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面前的少爷,毕竟他记忆中的少爷,从未有过如此脆弱的一面,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一样。

  “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要一点不漏的都知道!”楚獒予低沉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中传出来的一般,无比阴森。

  “是!”安泽瑞听了这话,倒是有些放心了,只要少爷没有殉情的意思就好,他推了推眼镜,带着一丝小心的劝说道:“少爷,咱们也回去吧,皇甫小姐这样,总是要入土为安的。”

  听到这话,楚獒予的手微不可查的颤了颤,脸上的神色无法控制的流露出一丝哀伤,紧了紧自己的手臂,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的点了点头道:“好。”

  楚獒予抱着皇甫子依的尸体,上了油轮上的一架直升飞机,皇甫子依的灵魂跟着尸体一起飘,最后坐在了楚獒予的身边,两人距离颇近,这也让她更加深切的感受到了男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悲伤与绝望。

  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在意她呢?皇甫子依已经不再怀疑这男人是认错了人,但她也是真的不认识这个男人,所以难免会觉得有些疑惑,若这男人真的在意自己,为什么又从来都没有在自己面前出现过,难道是一直都在暗恋她吗?

  一路上,楚獒予都紧紧地抱着皇甫子依的尸体,片刻都舍不得松手,大约两个多小时后,飞机在一处庄园里降落,从空中俯视,这片庄园的占地面积极广,而能够在华夏的首都还拥有这样一片庄园的人,绝对不会是一般人,这也让皇甫子依对男人的身份,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从飞机上下来,皇甫子依的尸体仍旧被抱在楚獒予的怀里,安泽瑞想要接手,却是被他直接避了过去,最后只能无奈的推着他走,直到一行人来到一处十分特别的小花园里。

  虽然此时的皇甫子依只是一抹虚无的灵魂,但她还是觉得自己露出了满脑袋的黑线,毕竟眼前的景色实在是太过奇特了,她活了二十二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自家花园里种了一院子的仙人球,而且各种品种都有,简直就像是一处仙人球展示会。

  不过很快,皇甫子依便反应过来,这人不是品味奇特,应该是太过了解她了,因为她最喜欢的植物,便是仙人球了,而以这个男人对她的在意程度,知道她的喜好,并且弄了这样的一处仙人球花园,似乎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里,灵魂状态下的皇甫子依挑了挑眉,淡漠的神情中瞬间多了一丝道不明的邪气,不过很快又恢复成了淡漠的样子,就算是有些想法,她都已经死了。

  “少爷,冰棺已经准备好了,让人为皇甫小姐整理一下遗容吧?”安泽瑞小心翼翼的问道,就怕哪句话说错,刺激到楚獒予。

  “不用,我自己来。”楚獒予缓慢的摇了摇头,抱着皇甫子依的尸体,让安泽瑞将他推到了小花园的中心处,此时那里已经安放着一口冰棺,旁边还摆放着一件紫色的长裙,紫色,那也是皇甫子依最喜欢的颜色。

  “你们都离开吧。”楚獒予遣走了所有人,安泽瑞虽然不放心,却还是一脸沉重的离开了。

  而在众人走后,楚獒予先是沉默的看了皇甫子依许久,才认真又笨拙的为皇甫子依换起了衣服,他的手有些颤抖,但动作却十分温柔,小心翼翼的像是怕弄疼了皇甫子依,只是换着换着,一滴眼泪便滴落在了皇甫子依的身上!

  当那滴眼泪滴落的时候,皇甫子依的灵魂也猛地一颤,就好像是被什么灼烧了一下,灵魂都有些不稳的震荡起来。

  “子依,子依……”楚獒予终于坚持不住,紧紧地抱住了皇甫子依的尸体,一边唤着她的名字,一边默默流泪,痛失所爱,伤心欲绝!

  皇甫子依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心情也渐渐地变得沉重起来,无论这个男人是谁,无论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感情是什么,能够做到如此地步,也足以让她动容了!

重生之带着系统生包子   ……


2

报仇雪恨

  “别哭了,我都已经死了,哭还有什么用呢?”皇甫子依看了许久,终究是忍不下去了,飘到楚獒予的面前,板着脸训斥道,不过很可惜,她此时的状态只是一抹灵魂,楚獒予根本就听不到她的声音。

  “你既然这么在意我,我活着的时候,你做什么去了?”皇甫子依抿了抿唇,她也知道对方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但就是想要说些什么。

  楚獒予自然不可能回答她这个问题,但若深究的话,就只能从楚獒予的身体说起了,他出生之后,就被诊断出基因具有无法弥补的缺陷,不仅双腿残疾不良于行,还极有可能活不过三十岁,而在这种情况下,他就算是爱极了皇甫子依,也不可能表露半分,不然不是爱她,而是害了她。

  许久之后,楚獒予才停止了流泪,他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缓了缓情绪,再次恢复成了那冷漠孤寂的模样,然后小心翼翼又万分不舍的将皇甫子依的尸体抱进了冰棺之中,任由那冰冷的寒气,逐渐的吞噬着他心中仅有的一丝光亮。

  皇甫子依死了,楚獒予的心仿佛也跟着一起死了,就在他放好皇甫子依的时候,一口鲜血猛地从他的口中喷出,虽然他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口,却还是有一滴鲜血落在了皇甫子依的眉眼处。

  楚獒予看到这一幕,神情都变得急切起来,伸手就要去擦,但却懊恼的发现自己满手都是血,也顾不上去找毛巾,在自己的衣服上蹭了蹭,便小心翼翼的为皇甫子依拭去了那滴鲜血,他的子依,不容一丝亵渎。

  “哥哥,你又吐血了!我这就去叫医生过来!”就在这时,小花园里来了一个小包子,六七岁的年纪,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带西装,看起来软萌软萌的,却偏偏板着一张小脸,一脸严肃的样子,在见到楚獒予吐血后,立刻鼓着脸跑了出去,那小短腿倒腾的,直接就将皇甫子依逗笑了。

  这家伙有个弟弟,看起来挺好玩的!皇甫子依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十分无良。

  而此时,楚獒予伸了伸手,像是想要阻止弟弟,但最终却只能无奈的放下,并且不受控制的又吐了一口血,然后紧接着便晕了过去。

  皇甫子依皱了皱眉,突然有种被碰瓷了的感觉,若说这男人这幅样子与她没有关系,她自己都是不信的,但若说都是因为她,那可就有些冤枉她了,这男人看着就有些不太正常,只是现在晕了过去,这口黑锅估计就要由她来背了。

  救护人员很快就出现了,就像是早已准备好了一样,急而不乱的开始了救治,待男人情况稳定之后,便将男人带走了。

  皇甫子依想要跟过去看看,却无法远离自己的身体,只能憋闷的尸体上空飘着,时不时的看一眼男人被带走的方向。

  一夜过去,小花园中没有再出现任何人,皇甫子依想,她也许已经被遗忘了,反正她已经死了,至于那个男人,也许还在昏迷中,希望不要有事才好,免得她人都死了,还要背上一条人命。

  不过她这样的想法并没有维持太久,楚獒予便再次出现在了小花园里,只是他脸色十分苍白,看起来就是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你该去休息。”皇甫子依飘到楚獒予面前,板着脸语气冷漠的说道。

  楚獒予自然听不到她的声音,反而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指尖,冰冷中夹杂着一丝温柔的说道:“他们害了你,我会为你报仇的!”

  皇甫子依的尸体躺在冰棺中,冰棺却没有封盖,也不知道是怎么设计的,虽然寒气逼人,却可以让楚獒予碰触到,而就在他握住皇甫子依的指尖时,皇甫子依的灵魂都颤抖了一下。

  而楚獒予口中的“他们”,也很快就出现在了皇甫子依的面前,那是一男二女的配置,而且都是她认识的人,一个是不久前她才拒绝了的追求者,一个是和她争抢过角色的竞争者,还有一个是她血缘上的表妹,这三人能够凑在一起,让皇甫子依觉得意外又不意外。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们?”率先开口说话的是那名男子,名字叫做马秉承,算是三线小生,不久前还和皇甫子依合作过,并且追求过皇甫子依,不过已经被皇甫子依拒绝了。

  楚獒予阴翳的眼神在三人脸上扫过,然后突然抬手,砰的一枪射中了马秉承的膝盖,马秉承当场就跪了下去,这个时候皇甫子依也才注意到,楚獒予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竟然多了一把手枪。

  “啊!”被抓来的三人纷纷惊呼出声,一脸惊恐的想要向后逃去,却被四五个黑衣保镖拦在了原地,逃跑不得,只能瑟瑟发抖的看着楚獒予。

  “你,你要做什么?”哆哆嗦嗦问话的女子是那名曾经和皇甫子依抢过角色的女演员,她的名字叫做卢亚媛,可以说是正当红,只不过因为皇甫子依的存在,无论做什么都被压上一头,被许多粉丝戏称为是万年老二。

  而就在她问话的同时,又是一声枪响,楚獒予毫不犹豫的开了第二枪,同样射中了卢亚媛的膝盖,卢亚媛尖叫一声,瞬间倒在了地上。

  原本也想要开口说话的皇甫子依的表妹云飘飘,当即就紧紧地闭上了嘴巴,再也不敢开口了。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云飘飘不敢开口,楚獒予却偏偏要问她,阴森森的一句话,吓得云飘飘全身发软,也跌倒在了地上。

  “为,为什么?”卢亚媛痛得脸色发白,却还是咬着牙问道,就算是死,她也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倒是比其他两人有勇气多了!

  楚獒予晃了晃枪,三人不约而同的缩了缩,他这才冷着声音道:“你们害了她,你们都该死!”死字落下,楚獒予再次开了枪,这一次射中的是云飘飘的膝盖,不偏不向,连位置都是一样的,足以见其枪法之精准。

  “害,害了谁,我,我什么都没做,误会,这是误会,我什么都没做啊……”云飘飘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却没有认罪的意思,但这个时候,做贼心虚的三人,却是都有了一些想法,同时也注意到了冰棺的存在。

  “你们一个求爱不成心生怨恨,一个心胸狭窄嫉贤妒能,还有一个枉顾亲情血脉相残,她明明没有伤害你们任何一人,却被你们合谋害死,难道我还不该为她报仇吗?”这是迄今为止楚獒予所说的最长的一段话,每一字每一句都带着阴冷的杀意。

  “谁说的,你,你有证据吗?你可不能平白无故的就冤枉好人,我们怎么可能杀人呢!”马秉承死不承认,他大概是觉得自己做得十分隐秘,对方根本就找不到证据。

  “证据?不,我不需要证据,我只要知道是你们做的就足够了,你们害死了她,这就去为她陪葬吧!”楚獒予缓缓地摇了摇头,话落的同时,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枪!

  ……


3

负债重生

  楚獒予亲手枪杀了那三人,三人倒在血泊之中,每个人都死不瞑目,似乎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昨日还在庆祝,怎么今天就死了呢!

  短暂的寂静过后,安泽瑞出言问道:“少爷,尸体该如何处理?”

  楚獒予咳嗽了几声,语气冷漠的道:“弄远点烧了吧,别脏了院子。”这里是属于子依的地方,不该被这些肮脏的东西玷污!

  安泽瑞挥了挥手,立刻有人上前拖走了尸体,而他则略带担忧的对着楚獒予说道:“少爷,老爷和夫人晚上到家,您先去休息一会吧。”

  楚獒予沉默了片刻,又是轻咳了几声,才语气沉重的道:“泽瑞,若是我死了,就将我们葬在一起吧,她活着的时候,我没有勇气表白,现在她死了,我也想任性一次了。”

  听了这话,安泽瑞差点就哭了出来,他红着眼,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少爷的身体本就不好,经过这一次的打击,整个人都垮了,昨天医生抢救的时候就说了,少爷这一次恐怕是熬不过去了……

  “你们都走吧,让我在这里陪她一会儿。”楚獒予挥了挥手,声音有些虚弱,却十分坚持的说道,众人不好强求,纷纷退了出去。

  很快花园中就只剩下了楚獒予一人,他再一次握住了皇甫子依的指尖,轻轻的,甚至不敢太过用力,像是怕亵渎了皇甫子依一般。

  “那年你救了我,现在我却救不了你,我是不是很没用?”楚獒予自言自语道,声音很低,其中的虚弱和疲惫已然无法掩饰,与此同时还多了一抹自责和愧疚,就好像皇甫子依的死,是他的罪过一般。

  “不过我也快死了,你说,我死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你?”楚獒予的声音中多了一抹苦涩和期待,而此时皇甫子依也陷入到了回忆之中,她终于想起面前这个男人是谁了!

  大约十四年前,她在孤儿院里待着无聊,便一个人去了后山闲逛,然后好巧不巧的遇见了一起火灾,燃烧的木屋中蜷缩着一个比她大点的男孩,她费了好大力气,才将男孩从火场中救了出来,只是自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那名男孩,而现在想来,那男孩的样子和面前这男人十分相似,如无意外,应该就是同一人了。

  “原来你就是那个小可怜。”皇甫子依飘荡在楚獒予面前,颇为感慨的说道,随后又点评了一句:“不过现在倒是比小时候帅气多了。”

  说了这些,皇甫子依似乎还没有说够,视线落在楚獒予的面具上,微微挑着眉道:“你之所以戴着面具,是因为烧伤了吗?”

  如果楚獒予听到这个问题,自然会给她一个十分肯定的答案,他之所以戴着面具,不仅是因为烧伤,还有基因缺陷的原因,他从出生起伤口自愈能力就极差,根本无法接受任何手术,其中自然也包括植皮手术,当初的一场大火,可谓是让他吃尽了苦头,差一点就死掉了。

  楚獒予对着皇甫子依的尸体说话,皇甫子依的灵魂对着楚獒予说话,两人明明都知道对方不会回答自己,却又偏偏说得很认真,怪异又相似,十分偏执。

  不久后,楚獒予终于坚持不住,猛地吐出了两口血,再一次晕倒了,而就在他晕倒的瞬间,皇甫子依的灵魂也感觉到一阵眩晕,毫无征兆的消失在了空中。

  【如果你有一次重生的机会,但却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你愿意重生吗?】皇甫子依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就听到了这样的一句问话。

  “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皇甫子依有些意外,却仍旧很淡定且理智的问道。

  【高额债务。】系统声回答道。

  “钱?”用钱买命?多少钱可以买自己的一条命?皇甫子依十分自恋的觉得,自己应该是无价的。

  【是人气值,粉丝对你的喜爱可以幻化成人气值,然后用人气值还债。】系统继续回答道。

  “你是谁?这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皇甫子依仍旧十分冷静,并没有因为重生的可能而失去理智,她想活着,却是要有底线的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什么都能够失去的活着,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是一款系统,人气值可以幻化成我所需要的能量,你愿意重生吗?】系统一板一眼的,感觉上十分认真。

  皇甫子依的心中仍旧有许多疑问,她并没有如此轻易的就相信系统的话,但不等她发问,系统就再次开了口。

  【人活着才有无限可能,你真的不想重生吗?】

  皇甫子依沉默了片刻,然后十分果断的回答道:“我愿意!”正如系统所说,人活着才有无限可能,如果付出的只是人气值,那么无论这所谓的系统是什么,她都愿意试上一试!

  【好,如你所愿!】系统机械般的声音中,似乎多了一丝笑意。

  下一刻,皇甫子依就觉得眼前一暗,再一次失去了意识,而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十分激烈的震荡过后,才再次醒了过来。

  【欢迎使用大宇宙商城系统,系统绑定中……】系统声音再现,皇甫子依的意识也逐渐清醒,甚至能够感受到属于人的疲惫感,只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她却无法睁开眼睛,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怎么样了,真的没事吗?”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其中还带着明显的关心和担忧。而这声音,她不久前刚刚听过。

  “只是疲劳过度再加上有些中暑,注意一些,休息几天就好了,您放心吧。”医生语气十分恭敬的回答道。

  “那她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楚獒予仍旧有些不放心的追问道。

  “刚刚用了药,大概三四个小时吧。”医生看了看表,又回答了几个问题,便被男人请出了病房。

  皇甫子依此时正处于一种意识清醒,却又无法动作的假昏迷状态之中,所以她可以很清楚的听到两人的谈话,进而也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担忧,她原本是死了的,但现在又活了过来,也不知道这男人会怎么想,会不会以为自己是诈尸了呢?

  此时的皇甫子依还不知道,她并不是死而复生,而是重生回到了一年前,而在那个时候,楚獒予就已经时不时的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只是她从未发现而已。

  而就在皇甫子依担忧的同时,她的指尖突然被一片温暖包围住了,这让皇甫子依不由得想到了灵魂状态下看到的一幕,那时男人小心翼翼的握着她的手指,就如现在这般,温柔缱绻,视若珍宝。

  ……


潇湘书院

让世界看到·我们的小说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投稿&合作邮箱:lixueqian@yuewen.com


重生之带着系统生包子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后续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