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大忽隆的食品专项整治,易使监管人员成渎职犯罪嫌疑人

食药法苑2021-01-09 08:42:53

食品监管渎职罪

文/种瓜得豆子

食品监管渎职罪

前不久,长沙质监分局舒副局长被判“食品监管渎职罪”,解读该案后,笔者得出结论:大忽隆的食品专项整治,易使食品监管人员人人成为渎职犯罪嫌疑人。

这些年开展了太多的各类食品安全专项整治,都是大忽隆的要求下级部门进行全面检查、整改、处罚,并且还要求一日一报之类,统计出动人数、检查家次、查处多少、整改多少……。上级部门太习惯于这种大忽隆的运动式执法行动,以此集中行动来显示自己的工作成效。国家、省、市、以及县局本级加起来,前年曾经有一基层所统计称一年共接到132个专项整治文件。而基层人少事多,疲于应付,虽然每年反映都是专项整治太多,但始终没有效果。那个疲于奔命的基层在付出汗水之后,更要去吃牢饭了。

凡是辖区出现食品安全违法行为,就说明监管不力,就是渎职行为,至于是否入刑,无非是程度问题。 当然,检察院还是讲事实讲证据, 检察院论证的逻辑如下:

一、有渎职犯罪的后果

自2010年年初至2013年8月,方某等7人在黎圫街道合丰村租赁房子作为蔬菜加工的厂房,在未办理任何证照的情况下,批量生产笋丝等,并违法添加焦亚硫酸钠水溶液直接浸泡,使用注册过期作废的“能辉牌”商标进行包装。……,“2013年8月26日,质监分局和长沙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品侦查大队在雨花区黎托街道合丰社区查处了“能辉蔬菜加工厂”。……该案查处后,人民网、红网、法制网、凤凰网等媒体多次予以报道,造成了严重后果。”

二、要选一个最合适的人承担责任

这时候就有多个候选人,相互之间开展竞选了,重点是建立渎职行为与后果的联系、并找到证据。方某等人的犯罪行为的危害性是在水中添加焦亚硫酸钠的行为,这种添加行为并非肉眼可看,犯罪第一天又无人举报,要求监管人员承担责任欠缺衔接的环节。于是找,找三年的资料。终于找到有用材料:”2011年,长沙市雨花区食安办组织质监分局和黎圫街道在该片区开展食品安全专项整治行动。通过摸底,方某等人的蔬菜加工厂上了黑名单,并备注为“无证经营”。但拿到摸底表后,舒某并没有对这些无证食品企业逐一排查。次年3月,质监分局再次巡查时,舒某也没有动作,导致方某等人的无证蔬菜加工厂非法生产3年之久。“ 找到的证据,就是那张十分重要的《黎托无证食品厂分社区(筹委会)登记表》。

由此,追责逻辑已经圆满: 街道发现无证经营——报质监分局——没有去取缔无证——于是长期用违法添加焦亚硫酸钠水溶液直接浸泡笋丝——渎职。选定合适人选后,县食安办、街道、其他部门、分局正局长、分局其他人员就纷纷成了证人,证明是舒某的责任。

三、罪犯长沙雨花区质监分局副局长舒某的辩解

1、他辩称,2012年11月《湖南省食品生产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摊贩管理条例》才正式确定质监部门对小作坊的监管职责,在此之前对小作坊的监管只有地方性指导意见。——大家应该有印象,食品安全体制的混乱是长期的,当年对小作坊的管理确实有争议,质监部门开始是推脱不管的。当然,舒某个人与质监部门不是一回事。所以2011年那次对无证点的普查估计质监系统都不太重视。此案推导出来,2011年普查名单上的无证点没有被立即取缔的,此后各辖区的监管人员都是渎职,一抓要一大把。

2、“舒某还说质监分局在编职员只有8人,平时监管任务重,自己也经常会带队去查处,但涉案的“能辉蔬菜加工厂”地处偏僻,才“没有查得过来”——但是没有用的,“承办法官杨勇介绍,经过审查,长沙市质监局雨花分局的人手较少,因此不仅考虑了法律条款,也参考了实际情况。”——已经给你面子了,但对不起你还是渎职。

四、专项整治的严重缺陷就在于不能一案一查,尽查应查

在短期内对辖区内的某一类对象,可能涉及成百上千个对象上万种行为,进行普查,事实上各地都在偷工减料,现实中的做法常有:有的是分到下面的街道村居去查,有的是集中召集会议,有的是书面检查,有的是抽查……因为,一个个对象如解剖麻雀一般检查原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检方证人说“对于合丰社区“能辉”牌野蕨菜加工作坊,我和区食安办的邓辉等人参与巡查,现场告知办证及处理结果,并进行了登记并由我进行记录签字,作坊里的1名工作人员也签了字。当时没有现场取样也没有发现有添加食品添加剂的情况。对于该次摸底我没有向质监分局汇报,当时检查组讨论只做摸底,我把摸底表交给街道食安办进行汇总,在区食安办汇总后再由其进行汇报。”

可见:1、该店已经有人进行了检查,如无其他问题,已不必其他部门再去检查一次。2、检查人员已按规则完成了全部检查内容。事实上,整治的量都是很大的,乡镇街道已经去检查过了,对于没有特殊怀疑的,不可能每家都要由质监局专业人员去检查,针对性的进行取样并项目检测那更是不多的。3、对无证点,不明确要求取缔,而是”现场告知办证及处理结果“。食品安全法对小摊贩、对小作坊回避了要否办证的问题,因此,导致各地基本上不以无证经营来处理这类小摊贩、小作坊、小餐饮。各地卖菜的、卖早点、卖水果、做年糕的……,都没有以无证经营被立案处理过。至今仍是。

检方以”无证——取缔——不生产就无法添加“的逻辑,通过无证这一环节建立,确实是十分勉强。因为同理可说,现在仍存在大量的无证小作坊,是否构成了渎职?为何检察院还不去立案?那检察院是否在渎职?

此案已结。在强大的刑事责任面前,监管部门全系统选择了沉默,一众当事人员更是希望早点选出合适的罪犯,而这个合适的罪犯也选择了自首认罪,以求轻判。而法院也同情了这个罪犯,给予了一个缓刑。结果可谓各方兼顾,圆满成功结案。唯一的伤害者,就是食品安全渎职罪这一罪名,它到底是如何构成的,边界在哪里?可以说,上述这个湖南第一判例对食品安全渎职罪的毫无法学上的研究意义,而是充满了肤浅、妥协的气息。

它更大的后果是造成了食品监管执法部门更大的思想混乱,专项行动的意义和效果该反思了。

食品监管专项行动的意义就是要求基层把上级这项工作当成重点优先抓,运动式的检查,注定是不细致的。你可能只检查了80%的企业,还有20的企业没有检查到。你检查到的企业中,也只查了几个项目,还有大量的不可知的项目没有检查到。专项行动原本就只打算80分为满分,而基层再在众多事务中应付,有60分就不错了。

如果认为某人在食品专项检查中工作不力能力不强,最好的方式是承担政治责任,可以将其调离、降级甚至开除辞退都行。但是,没有实际渎职行为仅以后果追责,是以一种注定不可能完成的要求为基础的追责。但是,检方的理论是,既然专项行动要求检查,你没有查到这一家就是渎职。已经查到甲行为了,没有处理乙行为就是渎职。所以,不查是渎职,查了没有用更是渎职。在这种专项行动的套路中,人人都在渎职,当然,上级领导不可能渎职。

从此案看,量大面广的专项整治行动不可避免地造成人人涉嫌渎职,还是不要搞了。以后要发现一案就一查到底,这在理论上还是可以做到的,如果做不到再罚,也算是心服口服。



| 食 | 药 | 法 | 苑 |

食药监管及法律研究者的资讯新媒体

微信号:FoodandDrugLaw

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源自食药法苑

文章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


阅读是一种修养,分享是一种美德!投稿请发:fda001@126.com

觉得不错,请点赞↓↓↓

食品监管渎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