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连载】旭东 肖玲 仕江:旭水东流(之二)

天府影视2020-11-13 09:48:44

点击 生活麻辣烫主题曲 上面蓝色字关注我们



编者按:吴玉章,川南荣县人。我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育家、历史学家和语言文字学家。与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林伯渠一道被尊称为“延安五老”。《旭水东流》真实地再现了1911年四川保路运动中,吴老领导的荣县武装起义,在全国建立起第一个脱离清政府统治的县级政权。该剧本主题鲜明,故事曲折,人物性格独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剧本。热忱欢迎有识之士和相关影视公司前来洽谈独资或合作拍摄事宜,使之早日将此剧搬上银屏。


(上接旭水东流(之二)


15、九眼桥农事实验场。夜。内。

夜幕沉沉,月色微茫。曹笃先期到达相约地点。龙鸣剑也风风火火地赶来。

他俩匆匆赶到农事试验场,与场长、同盟会员、30多岁的朱国琛见面问好。

朱国琛介绍说:这是曹笃同志,同盟会员、省蚕桑学校校长,他也是刚到。

曹笃笑着对龙鸣剑说:骨珊和朱场长是荣县人,你俩是老乡。我是自流井人,和你们是近邻,也算得上是你俩的半边老乡吧。

杂沓的脚步声和叫喊声渐渐远去了。

朱国琛又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好了,兵丁走远,快说说情况吧。

于是,龙鸣剑就加快语速说道:目前,川省保路运动的声势越来越大,清政府感到危机将至,深知川省总督赵尔丰已经难撑局面,便一面调端方率鄂省精兵入川,以武力威慑起义武装,一面又急命赵尔丰加强镇压,并启用赋闲在上海的川省前任总督岑春煊入川会办。然而,岑春煊深知川境保路风潮势成燎原,回天乏术。加之他提出的解决川省路权之争方案不为清廷所采纳,因而故意迟行观望。因为端方率鄂军援兵入川,使得赵尔丰精神为之一振,竟然大开杀戒,在9月7日这天,有恃无恐地将四川保路同志会的为首人物蒲殿骏、罗纶、张澜、邓孝可等9人诱捕关押,造成极大民愤。因而,数万民众涌到总督府门前示威请愿,强烈要求释放被捕人员。

在龙鸣剑的讲述中,出现如下画面:

 

16、成都总督府门前。日。外。

民众云集总督府,高呼口号:

打倒川省总督赵尔丰!

强烈要求释放被捕人员!

清军一头目举枪令下:打!

清兵开枪,民众倒地。字幕:

9月7日,“成都血案”发生。

以上画面结束,闪回到原处。

 

17、九眼桥农事实验场。夜。内。

龙鸣剑没讲完,曹笃就说:赵尔丰为将川省路潮风波镇压下去,下令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民众,打死请愿群众32人,打伤多人,酿成震惊全国的“成都血案”。

龙鸣剑继续说道:血案发生后,激起了民众的极大愤慨。县人赵熙再次向清廷呈上奏章,要求严办赵尔丰,以向四川人民谢罪。   

龙鸣剑焦急地说道:事发紧急,同盟会总部决定:立即发动武装起义,组织民军攻打成都以及各州、县城市。但是,成都各道城门已经戒严,邮电、交通也被严密控制,同盟会的命令无法向各地民军传达。如果差人送信,不是三两天能够送到。并且民军散布于各州县,不是三五个人能够济事。这怎么办?

屋内陷于沉寂。朱国琛、龙鸣剑和曹笃沉思良久,踱步思索,无计可施。

蓦然间,曹笃一声惊呼:有啦!

他大喜过望,指着墙角堆的木片,从地上跳起来,嚷道:木片!(特写)

龙鸣剑感到欣喜:对!我们何不将同盟会的警报写在这些木片上,放入锦江河中,让其顺流而下,迅速传到沿江州县去?

三人一拍即合:这是个好办法!

朱国琛说:我看这样吧,你俩先将这些木片锯成短块,写上告急文字。我出去再买些木板回来锯成小木片,争取多发些出去,可以让更多人看到同盟会发出的警报。

他立即跨出门,消失在夜幕中。

 

18、小巷深处。夜。木工房内。

微弱的灯光下,木匠师傅在忙活。有的在砍着木头,有的在用推子刨木料。

朱国琛站在木工房门口,向师傅悄悄恳求道:师傅,我买几块木板,行吗?

有师傅问:这时买木板有急用?

朱国琛回答:对,我是有急用。

一位师傅说:进来吧,自己选。

朱国琛买好木板走到门口,听见有木工在说:深夜来买木板,是死了人?

朱国琛听到那木工讲的话,暗自窃笑:(画外音)对,我这些木板用场可大了,它就好比是棺材,可以用来埋葬满清王朝!

 

19、九眼桥农事实验场。夜。内。

龙鸣剑和曹笃忙着写字。一会,墙角放了一堆写有同盟会告急文字的木片。

朱国琛吭哧吭哧地扛着木板进屋高兴地说:这下可以裁锯成好几捆木片了。

他说着就挽起衣袖,开始裁锯起来,屋子里响起了“叽咕叽咕”的锯木声。

龙鸣剑若有所思:这样还是不行,木片浸水后字迹模糊,那也无法辨认啊。

朱国琛想了想,说:那只有在木片上涂上桐油,包上油纸,然后抛下河去。

他又吩咐曹笃和龙鸣剑说:你俩一个人写字,一个人锯木块。我再出去买一些桐油和油纸回来,争取今天晚上做好这件事。

二位点头赞同,他又跨出门去了。

 

20、大街小巷。深夜。店铺外。

在微弱的光亮下,朱国琛穿大街过小巷,敲门打听了一家又一家店主,得到的都是不予理睬。他不辞辛苦,继续往他处走。

笃笃笃,笃笃笃!他来到一个偏僻小巷的纸火铺前,不厌其烦地敲着店门,店主从门缝里带着怨气问:这么晚了还敲什么门?城里发生血案,早已经戒严,不知道吗?

朱国琛将头伸向那老板,请求道:求求你,老板,卖点桐油和油纸给我吧。

老板无奈地说:进来谈,要多少?

朱国琛伸出手指,比了一个数字。

老板摇摇头:这两天城里查得很紧,买卖东西也卡得很严,不敢多卖给你。

朱国琛求道:老板,求求你了。你至少也要卖一打油纸、一盒桐油给我吧。

买到物品,朱国琛就急着往回走。


 21、成都锦江河畔。午夜。外。

晚风习习,夜色沉沉,流水滔滔。

龙鸣剑、曹笃和朱国琛各自抱着一捆薄木片,小心翼翼地来到河边。特写:

每块长27厘米、宽13厘米,写有同盟会告急文字的一块块木片顺流而下。

完毕,朱国琛说:曹笃另有任务,骨珊抓紧回去宣传,我会抽空赶回荣县。

 

22、成都锦江河边。清晨。外。

秋水上涨,河面上漂浮着木片。

沿河两岸涌来不少百姓,他们捞起木片,吃惊地念着上面的文字。

特写:赵尔丰先捕蒲(殿骏)、罗(纶),后剿四川,各地同志速起,自保自救!省城业已发难,望各地同志速起救援!……

一位百姓大声地嚷道:嗨,成都发生血案了。同志军已向各地发出警报啦!

另一百姓说:可是,成都的各道城门都已经戒严,邮电、交通也被封锁了。

生活麻辣烫主题曲 其中一人说:有人已经想出办法传达情报。这也算作是电报——水电报啊!

在一处平缓的河湾,汇集不少木片。

一群兵丁用枪托捅着百姓,威逼着他们说:你们看什么看,这木片上面的文字有什么看头?赶快将木片打捞上来,给我毁掉!

 

23、成都九眼桥农事实验场。日。外。

龙鸣剑、曹笃一走,朱国琛赶紧撤离。

几个警兵荷枪实弹,撬开朱国琛的屋门,严密搜查一番,却见人去屋空。但见墙脚有个用过的桐油盒子,捡起一看,狠狠一砸。

他们在门口抓住一个百姓,用枪口逼着他问:这家主人跑到哪儿去了?说!

被逼的那位百姓回答说:不知道。

一警兵对他吼道:昨晚在锦江河投放大量木片,就是这家人干的!知道吗?

那位百姓仍然摇着头说:不知道。

另一警兵说:投放同盟会告急文字的木片,也是这家人干的。你会不知道?

那位百姓还是摇着头说:不知道。

一个警兵喊道:跑了?赶快去追!

 

24、川南荣县城。上午。大街上。

旭日东升,霞光万道,朝晖满天。

龙鸣剑赶回荣县后,及时与王天杰会晤。然后走向街头宣讲,他说:“成都血案”发生后,各地民军接到同盟会的警报立即行动。10余个州县的同志军迅速汇集20余万人,将赵尔丰围困在成都城内。大规模的四川保路民军武装起义爆发了。我们荣县民团也要壮大武装力量,扩充民军,率军北上,会攻成都。

叠印:城内、城外;街头、院坝。王天杰和龙鸣剑在向民众作宣传、演说。

 

25、从叙府返回的路上。晨。外。

晨曦初露。山路上走来一支“迎亲队伍”。一名马夫赶着骡马,走在前面。滑竿上坐着新郎官,花轿里坐着头戴花绢的新娘。

行至半路,忽然被挡住去路。两名兵丁将枪往上一举,两支枪口交叉一起。

兵丁喝道:禀承上峰指令,过往者须严加盘查。将马背上的东西卸下检查!

有人回头跑向马夫,悄悄告诉他:许队长,兵丁要检查骡马背上驮的东西。

那马夫是荣县民军分队长许挺立。新郎和新娘系王天杰和妻子赵叔仪所扮。

许挺立挥了挥手,“迎亲队伍”就停下了脚步。赵淑仪便坐进了花轿,王天杰则爬到了滑竿上面。许挺立对抬匠和轿夫耳语。

赵淑仪对许挺立说:对他们讲,骡马背上驮的东西,全是我的嫁妆、陪奁。

王天杰递给许挺立一张字条说:告诉兵丁,咱有赵家大院赵老太爷的手谕。

许挺立跑上前去,对兵丁说:禀报官人,马背上的东西是赵家小姐的嫁妆和陪奁。我这是叙府赵家大院赵老太爷的亲笔手谕。恭请官人放行,成人之美,成全喜事。

两名兵丁检查了马背上的东西,又看了看字条,立即点头哈腰,笑脸相送:失敬、失敬。恭喜新郎、新娘,先生小姐走好!

唢呐声声,鼓乐喧天。在吹吹打打、说说笑笑中,“迎亲队伍”继续上路。

 

26、荣县后山民团训练所。日。外。

曙光普照,朝霞满天。大街上,人们跟在迎亲队伍的后面看着热闹。在民团训练所门口,唢呐、鼓乐停止。龙鸣剑带领民军出门迎接。王天杰夫妻走下滑竿和花轿。

龙鸣剑握着他俩的手,笑着说:瞧,你这“新郎”、“新娘”好英俊、好漂亮啊。祝你俩“新婚”快乐,白头偕老!你俩这点子真行。滑竿和花轿上抬的不是新郎新娘,是枪支弹药。在路上你俩就走路,遇到盘查,淑仪就换妆坐进花轿,子骧就坐上滑竿。

王天杰说:近来路上查得很紧,这得感谢我岳父大人,是他给我出的注意。

男女队员蜂拥而至,分别抬着王天杰和赵淑仪抛在头顶,尽情地欢笑取乐。

有人却嚷道:不行,再来个接吻。

王天杰和赵叔仪,不得已而为之。

屋子里,传出一阵阵嬉笑哄闹声。

 

27、荣县城北门口。上午。街头。

城内街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上千民众欢送龙鸣剑、王天杰攻打成都。

字幕,旁白:“成都血案”发生后,荣县民军准备开赴成都,攻打赵尔丰。

吴玉章身着西服,挥着手出现在民众眼前,并和龙鸣剑、王天杰握手言别。

龙鸣剑紧紧握住吴玉章的手,激动地对他说:永珊同志,你回来四川就有望了,荣县就有望了。可是同志军仍由蒲、罗立宪党人领导,做不出什么好事来。我和子骧马上要出征奔赴前线,后方无得力助手。今后,县内的一切大计就只有靠你细心筹划了。

吴玉章握住龙鸣剑和王天杰的手,对他俩吩咐道:你俩就放心荣县后方,专心前方的战事去吧。除了考虑川省各州、县的起义大计,我会担负起巩固荣县后方和支援前线的工作,筹集粮饷,开办军事训练班,抓紧民团训练工作,为民军培训好后备力量。

龙鸣剑挥翰疾书,草成一联:(字幕。特写。画外音)发难前书——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时,卧薪尝胆,五千越甲足吞吴!

队伍中立即爆出欢呼声、叫好声。

龙鸣剑立马走上城头,拔剑出鞘,指天发誓:不杀赵尔丰,绝不入此门!

义军将士们群情激昂,跟着龙鸣剑高呼口号:不杀赵尔丰,绝不入此门!

荣县民军女分队长阳荣秀牵着她儿子许科,来到丈夫许挺立面前,对他说:挺立,儿子有我带,你就安心前方的战事去吧。

县民军分队长许挺立点点头,嘱咐许科说:听妈妈的话,好好读书写字。

许科连连点头,回答他说:爸爸,你打胜仗回来,要教我打枪、舞剑哟。

许挺立嘱咐他说:好,你等着吧!

赵淑仪往王天杰的面前挤了过去。

龙鸣剑激动地对她说道:淑仪啊,你和子骧再次去到叙府娘家,要回80支毛瑟枪,给大家带来了信心和鼓舞。万分感谢你!

吴玉章朝赵淑仪走来,握住她的手,感激地对她说:谢谢你,淑仪同志!

赵淑仪客气地回答说:不用谢。

转对王天杰说:去吧,我等你。

民军士兵抱来一罐土酒。一名士兵将酒倒在碗里,义军将士传递着喝酒。

龙鸣剑抱起酒罐仰着脖子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酒水从嘴角溢出,顺着下巴流淌。接着,他将酒罐一砸,酒罐砸得粉碎。

随即,龙鸣剑一声号令:出发!

队伍雄赳赳气昂昂,开出县城。

 

28、县城。午后。街头僻静处。

大街上,民众散去。他们一边走,一边议论着,不少民众在朝僻静处走去。

一百姓挨近几个百姓身边,小声地问他们:你们说,那个穿西装的人是谁?

另一百姓说:是吴玉章吧。听说他是革党的人,他这次回来要新建县政吧?

一个叫应化的二十七八岁的男子,靠近他厉声问道:喂,你这是听谁讲的?

那百姓是个中年男人,他小心地说:没听谁讲,我只是随便说说。怎么了?

应化对那人做了个砍头状,警告他:再讲这种话,当心你的脑袋下地……

那个百姓伸了伸舌头,赶紧离开了。

应化离去。一个百姓说:人家冒着危险去攻打赵尔丰都不怕,我们怕个毬!

身边一名百姓劝说他:这年头还是小心为妙,免得惹火烧身。赶快走开吧!

 

29、荣县民团训练所。日。内。

小屋内挤得满满的,县同盟会留守队员及各乡民团学员,在听吴玉章讲话。

吴玉章对他们说道:龙鸣剑、王天杰率军奔赴前线,这战端一开,数十万大军兵锋所向,不单是军事行动、伤员救治、粮饷和枪械供应、情报汇传和兵员补充等。要是后方不济的话,军事亦不能持久。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工作千头万绪,大事则三条:一是粮饷筹措以应急;二是建设巩固的后方政权,以安民施政;三是打制军械,以供前方。

这时,一队员进屋交给吴玉章一个信封。他没急着看,继续说道:鉴于这些情况,我打算召集县中发团富绅们开会商议办法。

吴玉章拆开信封后,看了看,然后笑着说道:唔,果不出我所料,县经征局局长张之云要设宴请客。嗯,这正是个好时机啊。

其中一名队员问:吴先生,你真要接受张之云的邀请?这会不会是鸿门宴?

吴玉章回答他:这是张之云特意发出的邀请,机会难得呀,我当然要去嘛。

另一名队员担心地说:吴先生,你要小心呀,谨防他们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吴玉章笑着说:谢谢,大家放心吧。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旭东 本名龚旭东,笔名龚西等,上世纪7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在数十家省、市、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近百万字,10余篇作品入选多种文集。获“绿茗春杯”全国文学作品大赛等名次奖多次。出版有小说集,长篇小说待出。戏剧、影视剧本10余部,有影视脚本摄制。现为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成都市女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天府影视》特约作家、《四川散文》编辑。

 

◆肖玲  四川省荣县文化馆干部、曾任荣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在省、市、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等百余篇(首),小小说《劳模》、《老张的办公室》在《国际日报》《新华文学》发表,《久别重逢》获中国首届微小说大赛银奖。戏剧、小品百余部,其中《妈妈,回来吧》获四川省自贡市文学艺术作品大赛二等奖,《生活麻辣烫》获自贡市艺术节小品赛一等奖,《你好,小女孩》获四川省自贡市“久大杯”小品赛一等奖、四川省“枝华杯”小品赛二等奖。


    ◆凌仕江 著名青年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委员、《四川散文》杂志总编。冰心散文奖、老舍散文奖得主,《人民文学》游记奖获得者。著有散文集10余部,创作音乐剧、歌词等若干。全国第六届桃李杯舞蹈大赛颁奖晚会总撰稿、四川卫视抗击非典晚会总撰稿、2003年为四川卫视春晚创作音乐作品两首、《武则天》《张思德》等大型音乐剧作词、四川省第十三届运动会开幕式总撰稿、主题歌《大蜀道》作词;本剧主题歌作词。

生活麻辣烫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