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连载】旭东 肖玲 仕江:旭水东流(之三)

天府影视2020-11-13 06:18:16

点击 生活麻辣烫主题曲 上面蓝色字关注我们



编者按:吴玉章,川南荣县人。我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教育家、历史学家和语言文字学家。与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林伯渠一道被尊称为“延安五老”。《旭水东流》真实地再现了1911年四川保路运动中,吴老领导的荣县武装起义,在全国建立起第一个脱离清政府统治的县级政权。该剧本主题鲜明,故事曲折,人物性格独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剧本。热忱欢迎有识之士和相关影视公司前来洽谈独资或合作拍摄事宜,使之早日将此剧搬上银屏。


(上接旭水东流(之二)


30、仁寿县境某山地上。傍晚。外。

暮色苍茫,山色空濛。天黑前,影影绰绰地可见远处的山峦和树梢的阴影。

前方战地,枪声阵阵,炮声隆隆,硝烟弥漫。在攻打成都的途中,荣县民军与清军一支精锐部队在一个山沟相遇,双方交火。

龙鸣剑骑着马指挥战斗,勇猛异常,穷追猛打,时而枪击,时而挥刀砍杀。

他朝清军一阵枪击后,挥舞着大刀高喊道:弟兄们,拼一死以谢天下豪杰!

经过一阵枪击和惨烈的厮杀,清军的一支精锐被砍杀得皮开肉绽,纷纷倒地,不少清军头上、脸上鲜血直往外涌,死伤无数。有的仰面朝天倒下,有的像狗啃泥似地扑倒在地上,没死的哭爹叫娘,蜷缩一团。战地上横七竖八,尸横遍野,瘫倒大片清军。

旁白:荣县民军途经仁寿,同东路民军会师,攻打成都的战斗在中兴场、中和场和苏码头等地打响。王天杰、龙鸣剑率荣县民军主力,向清军一支精锐部队发起猛烈攻击,同清军激战20余次,予敌以沉重的打击,清军渐渐不支,终至溃败,一路奔逃。

战斗结束。战地上,荣县民军纷纷举起刀枪,纵情欢呼战斗取得重大胜利。

 

31、县城张之云寓所。日。内。

张之云的客厅富丽堂皇,宽敞明亮,摆设考究。几个女仆在准备迎接客人。

县经征局局长张之云,50余岁,他正和老婆,以及立宪派人物、年约50岁的汪克昌在品茗喝茶,等待贵宾的到来。年近六旬的秀才俞善行独坐一旁,在翻线装书籍。

张之云道:吴玉章从日本归来就要来见我。到时,你们要看我脸色行事哦。

他老婆却道:我看呀,吴先生一时不能到。三缺一,俞秀才,来搓几圈儿。

俞善行却自馁道:我之牌技差矣!

张夫人说:没事,老娘会由着你。

出于无奈,俞善行硬着头皮上阵。

几个人玩过一会,俞善行刚打出手上的第一张牌,张夫人就将牌一倒,眉飞色舞,高

声大叫起来:桛二条,四归一,满贯!

她冷言冷语地讥讽俞善行:你看你这秀才,成天只晓得苦读诗书,又输了吧?

俞善行觑着眼,叫苦不迭:百无一用是书生嘛。我这“穷措大”不会打牌呀。

忽然,有人喊:吴先生前来进见。

盛装娇艳、体态丰腴的张夫人慌忙着退下去。张之云等起身站立,迎向门口。

吴玉章进入客厅拱手道:诸位好。

张子云道:贤弟光临,有失远迎。

佣人唐嫂恭敬地向他递上一杯茶。

吴玉章点了点头,道一声:谢谢。

张之云:贤弟从东洋荣归故里,亲临寒舍,愚兄不胜荣幸,特为洗尘。请坐。

吴玉章谦恭而不失尊严地:谢谢。

当铺老板、50多岁的郝持之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支支吾吾地说:不得了啦,土匪龙

鸣剑、王天杰抢走经征局八百两银子。

吴玉章悠闲地抿了口茶,不慌不忙地驳斥道:龙鸣剑和王天杰率荣县民军去成都攻打赵尔丰,是替我们去争路权、去争人格,是为国争权、为民除害。他们可是正大光明地做事,怎么说他们是土匪?郝老板言过其实了。

顿时,一个个绅士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张之云只好打破尴尬局面:我反对铁路国有政策,玉章贤弟,你说怎么办呀?

吴玉章说:当前,我们要支援前线。因此我提议:一面替同志军筹集粮饷,一面开办军训班,扩充民军队伍。诸位意下如何?

俞善行赶紧问:筹集粮饷采用何法?

吴玉章回答说:采取全县按租捐款。

张之云无奈地说:那好吧,我赞成。

吴玉章又道:那我立即邀请各界人士开会商议,到时候还望诸兄大力支持哟。

他说着起身告辞,大步流星地离去。

张之云一扔烟头:哼,好戏在后头。

 

32、川南荣县。午夜。衙门口。

夜阑人静。远处传来微弱枪声。

一支民军小分队悄悄靠近城池。

荣县民军分队长许挺立告诉队员说:同志们,我们的队伍已经在仁寿打了胜仗,初战告捷。子骧、骨珊要我们分队杀回马枪,返回县城,夜袭县衙门,教训柳知县。

他命令一名队员:你翻墙入院,收拾门岗,打开门让大家进入柳知县住处。

队员们搭起人梯,爬上墙头。一名队员跳入院内,制伏门岗,并打开大门。

几名队员蹑手蹑脚地进入县衙。

 

33、川南荣县。半夜后。街头。

夜幕沉沉,蟋蟀声声。天边挂着几颗残星,疏疏落落的灯火发出微弱光亮。

街头已经没了行人。只有打更匠打着灯笼,提着铜锣,在街头巷尾游走着。

铛,铛,铛!打更匠敲了三下铜锣。接着,他喊道:时过三更,平安无事。

然后,他又打着铜锣往别处走去,嘴上变换着喊声:平安无事,安心歇息。

警兵甲追上前去,警告打更匠:喂,打更匠老头儿,你可不要乱报情况啊。

打更匠反问道:我怎么是乱报?

警兵乙提醒他说:老头儿,万一有个什么情况,你要给我们打响一声啊。

打更匠说:好好好,你忙去吧。

他又打着铜锣,喊声渐行渐远。

 

34、柳知县的寓所。深夜。内。

更深人不静。屋子里呼噜声不断。

年约50岁的知县柳应春,此时正抱着他的肥胖老婆仰躺床上,鼾声如雷。

几个民军队员悄悄溜进了他家里。

听到响动,柳夫人惊叫一声,摇摇柳应春,见他睡如死猪。她掀开被单跳下床,赤裸上身,下穿裤衩,揿亮灯见面前站着几名持枪队员吓得浑身发抖,慌忙爬上床拉过被单捂住胸口,颤着声问:你,你们是……?

许挺立道:别动,我们是同志军。

柳应春哆嗦着缩进被单,被拉下床来,惊恐未定,浑身像在筛糠,“咚”地跪下,作揖磕头,脑袋像鸡啄米似地,连声告饶,战战兢兢地问:你你你,你们要干什么?

许挺立警告他:我们是同志军,是去为民争路。只要停止抵抗,决不杀你。

柳应春连连磕头道:是,我一定。

一名队员再次敲他警钟说:告诉你,继续与人民作对,到时你会没好下场!

柳应春点头哈腰,连声说:是是是,好好好,我一定不会继续与人民作对。

民军队员一走,柳应春爬起来哭兮兮地说:妈的,半夜过了,打更匠老头还在喊平安无事。平安个屁!老子把他“开”了!

柳夫人却指责他:你想想,这年头会有平安无事的吗?当心你的狗头落地。

柳应春恶狠狠地:他们想叫我的脑袋下地?休想!我会用办法治服他们的。

柳夫人道:别自吹自擂了。吴玉章回到荣县,会对你有好处?听说他在城北后山办起了军事训练班。你用什么法子对付他?

柳应春自鸣得意地说:吴玉章是孙中山的盟员,在国内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会明目张胆地活动,那我不会使用明枪暗箭?难道弟兄们不会听我的招呼?我投出的“弹子”会不起作用吗?我的亲信敢不听我的话吗?并且,我已派出“罂花”打入吴的革党内部,瓦解他的势力,到时候叫他们统统完蛋!

 

35、城北后山练兵场。晴日。外。

阳光明媚,山清水秀,鸟语啁啾。

荣县民团训练所学员正在练武。英姿飒爽的女队长阳荣秀时而挥舞双剑,时而两腿劈叉。看着她的精彩演练,学员们叫好。

吴玉章在民团训练所的女秘书、23岁的万亦英陪同下,健步来到练兵场上。

荣县民团训练所所长、30岁左右的于建业跑上前去,“歘”地立正:报告玉章同志,民团训练所的学员正在操练,请您检阅!

吴玉章还礼道:按照计划进行吧。

接着,学员们先分班、后集中,进行队列操练。然后进行武术、剑术表演。

忽然,从前方赶回来的联络员跑向练兵场,一见吴玉章就喊了声:吴先生!

吴玉章上前与他握手,问他说:你是从前方赶回来的?快说说,战况如何?

联络员说:嗨,那可是旗开得胜!

学员们要求他:快讲给我们听听。

联络员想了想,咳了咳,然后慢慢腾腾地回答他们说:那好吧。可是我告诉你们,先别急,听我慢慢道来。(转入回忆)

 

36、仁寿某山地。黄昏。野外。

夕阳西沉。前方战场,清军被荣县民军打得落花流水,残兵败将纷纷溃逃。

忽然,龙鸣剑喊声:停止射击!

他又吩咐许挺立:朝清军喊话。

许挺立喊道:弹药完了,撤退!

听到许挺立这喊声,又见荣县民军枪炮哑了,清军疯狂反扑。一头目挥着刀枪,歇斯底里地狂吼道:冲上去,活捉他们!

忽然间,荣县民军的枪炮声又“轰隆轰隆”地响起来。清军很快溃不成军,一个个残兵败将屁滚尿流,狼狈逃窜。荣县民军乘胜追击,战果累累。(回忆完,闪回)

 

37、城北后山练兵场上。日。外。

听联络员讲到这里,学员们立刻举起刀枪高呼起来:我们的队伍打胜仗啦!

有名男学员说:鸣剑、天杰真行!

一名女学员说:还有人家荣秀姐另一半,我们许分队长带领大家打得好啊!

吴玉章又问他:还有些什么情况?

联络员忽然声音哽咽地:王天杰和龙鸣剑趁初战告捷,军心大振,挥师穷追猛打,所向披靡,予敌沉重打击。可是,民军队伍装备悬殊,军火不济,弹尽粮绝……

一名学员催问道:快说,怎么了?

联络员摇摇头,叹气道:经过一整天的战斗,民军队伍最后在秦皇寺……

大家急切地问道:快讲,怎么了?

他哀叹道:战斗失利,死伤惨重。

队员们焦急地:许分队长怎么样?

联络员摇摇头,涌着泪,悲愤地:许分队长他,他在战斗中英勇牺牲……

阳荣秀一听泪眼模糊,昏昏欲倒。

万亦英等队员扶住她,潸潸泪下。

队员们垂首默哀,传来声声呜咽。

 

38、荣县城柳知县寓所。夜。内。

客厅内,摆设别具一格,特别考究。在灿烂辉煌的壁灯映照下,大红地毯和淡黄色沙发泛着异彩;客厅一角的花架上,盛开的马蹄莲显示出达官贵人的雍容华贵。

柳应春正仰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柳夫人陪在他身边打着纨扇,担心地问:老爷,我说你那主意行得通啵?

她提醒道:吴玉章不好对付的哟。

柳应春道:啷个行不通?古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我就不信对付不了他。那晚,他几个烂“丘八”闯进屋教训我一通,叫我难堪死了。想起这件事,我心里憋着的气就直往上涌。哼,我早晚得收拾他们!如今,我那棵“摇钱树”,终于能发挥作用啦!

话到此,他就向外屋喊道:洁贞。

他呼叫的洁贞20岁左右,是柳应春的义女。听到喊声,洁贞应道:干爹。

柳应春招呼洁贞坐下,也挨着她坐下问:洁贞,给你交待的事想好没有?

洁贞心不在焉地说:我正在考虑。

柳夫人进里屋去了。柳应春趁机在洁贞大胯上一捏:嗨,还用得着考虑?

洁贞谨慎地往旁边挪动,避开他。

柳夫人返回对洁贞说:洁贞啊,你从小死了爹妈,老爷怜惜你,收养你。这些年老爷和我对你不薄吧?你看你都长到20啷当岁了,出落成水灵灵的漂亮大姑娘了。

柳应春示意夫人住嘴。然后,嬉皮笑脸地对洁贞说:洁贞啊,今后我一定会给你很多好处。你要一座金山,我不会给你一座银山。你就放心地把这件事情做好吧。

洁贞离去。柳应春自鸣得意,发出阴险恶毒的怪笑。他对夫人说道:哼,我倒要看看这出戏,他吴玉章到底会怎么个演法!

 

39、城北后山练兵场上。午。外。

秋日的阳光仍然格外耀眼。军训班的学员们正在操练习武,有的在练刺杀,有的在练搏斗,有的练瞄靶,有的在挥刀舞剑。

民团女秘书万亦英抱个婴儿,急急忙忙跑来,连声喊道:吴先生,吴先生。

吴玉章惊问:你抱的是谁的婴儿?

万亦英亲着婴儿的脸,回答:刚才从路边捡来的。婴儿的身上还有张纸条。

学员们押着敌探前来,推倒在地。

那敌探拔出枪,被阳荣秀踢掉了。

一名学员告诉吴玉章:吴先生,他是探子。他窥伺、监视你,企图暗害你。

吴玉章问他:你姓什么,叫什么?

那敌探朝他怒目而视,呆立不语。

队员们吼道:不说就对你不客气。

吴玉章却道:他不说,那就算了。

又对敌探说:你看看这张纸条吧。

敌探不明就里,看了他一眼,又接过纸条看了看。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但小二?这男婴与我同姓,他是谁家抛弃的孩子?

忽然,他“咚”地一声跪下:我说,我叫但直。是柳应春派我暗中监视你,看准时机杀掉你。我是没法呀,我不是人……

他说着,在脸上连扇了几记耳光。

吴玉章扶起他:好了,你若是穷苦人家出身,就别再做对不起穷人的事情。

又将枪还给他,对他说:回去吧!

敌探打躬作揖,涌着泪转身离去。

队员们不解:吴先生,他是敌探!

吴玉章说:根据情报员提供的情况,证明他是柳应春派出的暗探,叫“弹子”,真实姓名叫但直。我们可以利用他嘛。请大家相信,我绝对不是放虎归山。他大概是被迫,是明珠暗投,我料定他也是苦大仇深的人。

 

40、嘉州某山区。入夜。野外。

夜幕笼罩,月色微茫。在荣县民军宿营地,大家一边磨刀擦枪,一边议论。

龙鸣剑拿着信函走来,高兴地说:东路民军总部决定:要我们转战川南各地,分兵夺取各州、县,建立军政府。秦载庚统领攻打简阳,王天杰副统领回师荣县。还有我,参谋长龙鸣剑,暂时留下来,夺取嘉州。

王天杰异常兴奋地对大家说:这个决定太好了,我们荣县要建立军政府啦。

荣县民军举起刀枪,热烈欢呼。

 

41、后山练兵场上。午后。外。

阳光偏西,秋风拂面。练兵场上,喊杀声震天,军训学员练兵正在兴头上。

生活麻辣烫主题曲 联络员匆匆跑来,告诉吴玉章说:吴先生,这是东路民军总部给你的密件。

吴玉章接过密件拆阅,示意学员围拢坐下。他说:同志们,秦皇寺战斗失利后,民军总部决定分兵向州县发展,转战川南,保存实力,伺机再起。奉民军总部命令,王天杰回师荣县,共同筹备建立荣县军政府!

军训学员以各种方式欢呼雀跃。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旭东 

本名龚旭东,笔名龚西等,上世纪7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在数十家省、市、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近百万字,10余篇作品入选多种文集。获“绿茗春杯”全国文学作品大赛等名次奖多次。出版有小说集,长篇小说待出。戏剧、影视剧本10余部,有影视脚本摄制。现为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成都市女学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天府影视》特约作家、《四川散文》编辑。

 

◆肖玲 

四川省荣县文化馆干部、曾任荣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在省、市、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等百余篇(首),小小说《劳模》、《老张的办公室》在《国际日报》《新华文学》发表,《久别重逢》获中国首届微小说大赛银奖。戏剧、小品百余部,其中《妈妈,回来吧》获四川省自贡市文学艺术作品大赛二等奖,《生活麻辣烫》获自贡市艺术节小品赛一等奖,《你好,小女孩》获四川省自贡市“久大杯”小品赛一等奖、四川省“枝华杯”小品赛二等奖。


    ◆凌仕江 

著名青年军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委员、《四川散文》杂志总编。冰心散文奖、老舍散文奖得主,《人民文学》游记奖获得者。著有散文集10余部,创作音乐剧、歌词等若干。全国第六届桃李杯舞蹈大赛颁奖晚会总撰稿、四川卫视抗击非典晚会总撰稿、2003年为四川卫视春晚创作音乐作品两首、《武则天》《张思德》等大型音乐剧作词、四川省第十三届运动会开幕式总撰稿、主题歌《大蜀道》作词;本剧主题歌作词。

生活麻辣烫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