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制到合拍,“重庆造”影视剧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上游财经2020-11-12 07:28:23

生活麻辣烫主题曲


SIGNAL LOST

很抱歉,你的童年已走失

提到和重庆有关的电影,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近年来,某些片子包含了重庆元素;提到“重庆造”的影视剧,不得不承认,我们还是会想到20年前那些略带“土味儿”的《山城棒棒军》等经典剧作。


昨天的文章中提到,大多数来渝开拍的电影,后期都要回北京,之后才能呈现在荧幕之上。影视产业链的短板,导致纯粹而优秀的“重庆造”影视作品少之又少。


因此,多年前那些浓缩了家长里短、山城美景的作品,令人回味起来,如数家珍。

 

从自制剧的鼎盛到没落,再到如今多元化的电影题材和拍摄方式,也引发了我们对“重庆造”更深层次的思考。



生活麻辣烫主题曲 初露锋芒


自制电视剧获奖

 

1978年改革开放后重庆第一部在全国引发广泛关注的电视剧了。即便是在网上搜,有关这部诞生于1986年的《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搜索结果也极其有限。

 

△张鲁

对于这个片名,做医生的观众应该很熟悉,它是古希腊神圣的“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的誓词。这部由原重庆电视台编导、一级编剧张鲁参与编剧的电视剧正好借用了这个神圣的誓词之名,讲述了一出发生在医患之间的故事。


  

△张鲁


该剧围绕三位医生竞争眼科主任和一个病患孩子的眼睛被摘除这对矛盾组织情节,大家能想象到的真诚和虚伪等人性的种种都被放到了台面上来进行演绎。

 

《希波克拉底誓言》在诞生的第二年(1987年)就获得了第七届电视剧飞天奖一等奖。这在电视机还算不上完全普及的年代,已属非常不易。

 

但这其中还有一个不幸不得不提,参与该剧编剧的重庆电视台编导、一级编剧张鲁先生就在获奖的同年,不幸遭遇车祸,高位截瘫。重新振作的他后来策划、导演了反映贫困山区儿童就学情况的长篇纪录片《跨世纪希望》,获得了全国“五个一工程奖”。


风生水起


方言喜剧成经典之作

 

不得不说,“凌汤圆”“傻儿师长”捧红了方言剧。本土明星、尤其是本土笑星是从改革开放、电视机大规模普及后才兴起的概念,而首当其冲的就是胖胖的刘德一。1957年考入重庆市川剧院训练班学艺、后出任丑角演员的刘德一在改革开放后进入影视界,出演的第一部方言喜剧就是《凌汤圆》,那时还是1988年。

 

极富川剧特色的主题曲和刘德一圆圆的大光头、憨憨胖胖的体态,肯定是好玩的童年回忆之一。

 

这部取材于四川隆昌商人林名合真实经历的方言剧,1990年就被选到了中央电视台播出。而直到今天,央视网上都还有可以点播的链接。差不多就是从《凌汤圆》起,方言喜剧开始在荧屏上崭露头角,这才有了后来横空出世的《傻儿师长》。

 

同样脱胎于有真实人物的《傻儿师长》诞生于1992年。刘德一把傻儿有傻智演到了极致,有情有义、最终共赴国难的樊傻儿成了他的第二个标签。

  

“吃麻将、背三字经……印象太深刻了”、“方言剧的巅峰之作,可能只有《山城棒棒军》才能相提并论。”

1997年,重庆迎来直辖,重庆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学研究会合作推出的方言喜剧《山城棒棒军》也在这个重要时间点上和观众见面。梅老坎、毛子、蛮牛、周幺鸡等一系列角色的名字,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取代了演员本名,被重庆市民口口相传,这足见“棒棒军”有多火。

 

整整20年过去,去年早已变身导演的“贾宝玉”欧阳奋强来到重庆拍摄新剧《嗨!棒棒》时,第一时间召回的依然是当年剧中的“毛子”。剧中这群“棒棒”通过一个个啼笑皆非的小故事,把现实中在山城爬坡上坎的“棒棒”成功推向了全国。

 

进入新千年后,2001年开播的室内搭景方言喜剧《街坊邻居》又成了山城街头巷尾热议的焦点。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等大家日常生活里最具烟火味的故事,都被浓缩到了一条嘉陵巷里。刘卫东、白小军、蔡倩云、周幺婶等角色红极一时不说,刘卫东、白小军等角色名也一度取代了凌琳、曾凡强的本名。


淡出眼球


“来重庆拍”时代悄然而至

 

大银幕上的重庆迎来爆发期应该是2000年之后,带着影帝影后们的各大剧组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山城。观众们看到的“重庆”影视作品也开始进入各种大牌导演带来的“来重庆拍”时代。

 

12年前,一部《疯狂的石头》带火了爬坡上坎的十八梯,也带火了“空中巴士”长江索道,随之而来的便是络绎不绝的外地剧组来渝取景,十八梯、长江索道也成为拍摄的“标配”。

 

2015年,杨庆导演了《火锅英雄》,2016年,张一白导演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两个重庆籍的导演再次将山城重庆的独特魅力推向阶段性高潮。

 

数百部在重庆拍摄的电影,其中不乏《等到满山红叶时》《疯狂的石头》《血战湘江》《失孤》等一大批受市场认可的优秀电影。

 

在很多大片中都能看到重庆的风景,很多导演也乐于将电影导入重庆元素,但当人们提起能叫得响亮的重庆影视剧,谈到的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那几部经典的方言剧。



转型时代


开启合拍模式的“重庆造”

 

当然,重庆也并不仅仅满足于作为电影取景地。2011年,重庆电影集团挂牌成立,改变了重庆只做电影外景地和题材库的历史,使重庆成为了制片主体,可以出品“重庆造”了。

 

重庆电影集团采取“合拍”模式,第一次大手笔就是和华谊兄弟公司联合投资出品了冯小刚执导,汇集了张国立、陈道明、李雪健、张涵予等一大批戏骨的《一九四二》。这也是重庆电影集团第一部投资的影片。

 

《闺蜜2》是重庆电影集团继《京城81号》《京城81号2》《闺蜜》《宅女侦探桂香》之后,和恒业影业第五次合作。值得一提的是,这仅仅是重庆电影集团在2018年打响的第一炮。

 

目前正在热映中的《幸福马上来》也是出自重庆电影集团之手。从片中角色“茅雪旺”的名字设定和层出不穷的重庆山水都市美景入戏就能看出,“重庆造”电影正在成为主流。

 


到了年底,重庆电影集团参与的喜剧电影《日不落酒店》将和观众见面。影片由开心麻花创作团队参与创作,将延续开心麻花一贯的喜剧风格,继续带给大家欢笑和愉悦。

 

当然,重庆电视台时尚频道也会经常推出一些接地气的方言剧。“一家重庆人,两亲家进门,三代同堂住,四个女主人,五事六不顺,七嘴龙门阵,八闭九开门,实话笑山城。”重庆电视台时尚频道金牌方言喜剧栏目《生活麻辣烫》,再推新剧,一部以重庆演重庆人生活的家庭情景喜剧《重庆一家人》,已于6月18日起每晚18:30在重庆电视台时尚频道欢乐播出。


思考


何时再回“重庆造”鼎盛时期?

 

有网友在论坛中写到,90年代真的是方言剧大爆发的年代。

 

“小时候看那些电视剧觉得一点也不好看,但是现在才能理解到那个时候的方言剧是多么的精品,演员的演技,剧本的剧情都非常精湛。比起现在的小鲜肉强十倍不止,比起现在的抗日神剧强百倍不止,除了因为技术和资金问题可能制作上考虑成本,有点瑕疵,但是依然挡不住我对他们的喜爱。”

 

在电影已经多元化的今天,或许单一题材已经无法满足观众的需求,所谓“重庆造”的讨论就变得复杂起来。

  

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虞吉教授曾说,“重庆是一座有电影缘的城市,是一座电影富矿,为顺应重庆加强文化建设发展之需,我们应该更好地挖掘它!”

 

“重庆高校影视专业也较为发达。”虞吉认为,西南大学影视艺术系、重庆大学美视电影学院以及市内的10多所高校设立的电影学相关专业,成为重庆电影产业强大的高校人才依托。目前,在国内电影学界,已形成了“重庆电影学派”与“京派”、“海派”三足鼎立之势。

 

重庆这座城市很多元,可以进行拍摄的影视题材也非常丰富。在重庆拍摄的影视作品中,除了传统的爱情剧、都市剧、喜剧等,甚至还有悬疑、惊悚、恐怖等影视类型。

 

或许不久后,重庆能异军突起,回到重庆造影视剧的昌盛时期。



关于方言剧的小讨论: 



@汉水江洲

1997年前,重庆属于四川,重庆拍的的“川言”剧,无人能敌!其中精品有《凌汤圆》《哈尔师长》《山城棒棒军》《鸳鸯楼》《安思敏》《搁德平》电视剧有《街坊邻居》等。

 

@四毛也有商量

那些电视剧确实拍得好,编剧导演和演员都感觉水平很高,但后来为什么突然没有了?

 

@7etl 时25

卖不出去,没有经济效益。现在的影视都是商业运作的,要算成本的。

 

@983465943

个人认为,这是川渝话的尴尬。如果拍成纯粹川渝话,川渝人听起很过瘾,但外地人听不懂,所以电视剧不好卖,效益大打折扣。如果把川渝话改成普通话,它本身的韵味就大打折扣了,同样不好卖。


 

@我是懒得说话A

广电部曾有明文规定,除特殊情况外(如特定的领袖人物)一般不允许用地方方言拍摄影视剧。

 

@喜欢扣扣品牌

 

再不拍点方言剧,我们的方言都要消失了,现在的家长要求孩子在家也讲普通话,这样显得好洋气哟,很多小孩对我们的很多方言根本听不懂,只能通过电视的宣传来普及方言,悲哀呀!!!

 

@大渝书生

现在只有有时候看哈儿生活麻辣烫,川渝方言剧确实很有味道。

 

@liujiangshi

重庆台还可以,长期坚持方言节目。

 

@tyzj999

山城棒棒军很多外省人看过,据广东的朋友说,看上几集就基本上听得懂了。



文/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裘晋奕

资料整合来源:

华龙网、天涯重庆、重庆日报、新浪新闻

网络图

编辑 Emily 


生活麻辣烫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