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吃的秘密合集3:货币战争

将乐在线2020-07-30 10:09:21

沙县小吃的秘密

【沙县小吃的秘密之三〒:货币战争


沙县小吃的秘密第3弹
  
  “货市战争开打了。„沙县小吃店里,黄夏留教授叼睁一根烟,一屁肢坐在我的面前,眼神飘忽。

  一口烟从仗口中爬出来。仗的身后,是一盙很大很大的麻將。

  我感到不忬。   

  彔时我要了一笼匆子,一个大份馅饨,吃的很开忄,准备再要一叫鸡腿,其实我曵想吃大排套餐重的大排,但是与知道那个是否胾单卖,我正在忄中酝酿措辞。迚个老年人一屁肢坐在我的面前,一个单独吃饭吃的面带笑容的顿客面前,说了丁句没头没脑的诞,而且抽着烟。    

  “仁么货币战争?太涯论坛不早就诵了么,那是个小说,都是扯淡的?”我耐着性孑问。  他起躬去厨房,端来丁口锅,满满全是卤味。蛋,豆干,鸡腿,大排。

   “你这是……?”我问。

  “随便吃,不要钱,如果你要白饭的话我去添。”他递给我一只大勺,“听我说说话,我心里有话,货币战争正在进行中,我得说一说。”      

  这很合算。我点头。       

  “你看,”他手指不远处。一家肯德基快餐店,老板和几个伙计坐在门口的一张桌子上,各自手里捏着一把扑克牌。

  “他们在干吗?”

  “打牌,”我在锅里寻找一颗卤得较久比较入味的卤蛋。   

  “不,仔细看。”他面带一种讥诮。  

  我停下筷子,仔细观察。他们手捏一把puke牌,但好长时间都没有人动一动,表情麻木,彼此之间沉默不语。   

  “彷徨。”他轻敲桌子,“我理解这种感受。”   

  我不理会他,夹开一颗卤蛋,汁水四溢。   

  “你知道么?发改委已经对美国开战了。”他好像在告诉我一个秘密一样。

  “嗯嗯……。”我口含一颗卤蛋,含糊答应,蛋黄噎住了我的嘴。   

  “所以,战争开始了。他们必输,我们必赢,”他表情激动。“但有一点不一样,从明天起,我们不再是失牧的羔羊了。我们是世界的主人!”   

  我重新端详这个这个老人,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潮汕地区人民特有的质朴之气。  

  “黄教授你是不是最近泡妞做得不顺?”我问。你脑子坏了吗?你馄饨包傻了吗?你卤汤中毒了吗?你堂堂一个经济学教授,来开沙县小吃店,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你了解发改委么?”他问。   

  “我很了解,就是比中国足协还低智商的那个组织吧了!中国足协的智商下限已经固定了,但是发改委能一次有一次的突破人类智商的底线,比中国足协还牛逼。”

  “你真的了解发改委吗?”他神情激动的反问。

  我很诧异,似乎,我真的是不了解发改委。

  他俯起身子贴近我,在我耳边很深沉的说。“发改委是人类智商的精华,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也是这次货币战争的总指挥。”  

  我再次端详这个黄夏流教授,微黑,沿海五官,有一种铁血论坛的伟大使命感。     

  “哈?”我说。你老母的。  

  “美债危机根本就是发改委的阴谋“他翘起二郎腿,坚毅,目视远方。   

  “哈?”我说。你他妹的。   

  “发改委的职责你知道是干什么吗,就是打好一盘很大很大的麻将。”他说。

  “他们?”我骇到了。我虽然知道那一般很大很大的麻将的传闻,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   

  他手一扬。   

  “你知道我们有多少外汇储备,购买了多少美债么?”   

  “三万亿外汇储备,一万亿的美债,而且美债还在增多,怕是要达到两万亿,中国的资产怕是要贬值,全国人民都揪心!”  

  “你错了,你大大的错了,这根本就是发改委高瞻远瞩的一招棋。”他突然激动了起来。  

  “国外有人民币储备吗?”他问。   

  “没有,这个是真没有,傻子才会持有人民币储备。” 

   “人民币能自由兑换吗?”他又问。 

  “不能。”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这个事情,曾经让我很愤怒。 

沙县小吃的秘密   “老百姓手里有钱吗?”他突然喜滋滋的问题。

  “那么多税,年年创新高,那么多地,每天新地王,那么贵的房子,套牢了老百姓。最可恨的,还有黑十字会,把我最后的一毛钱都骗走了。”他停顿一下,给我思考的时间。 

  “钱到哪里去了?”   

  “咦,难道不是被吃喝贪掉了么?“

  “放屁!”他跳起来,根根青筋凸起,好像要拿大耳光抽我。“我们的官员为此背负多少骂名!”   

  “你的意思是说,”我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是的,政府在回笼资金,要搞一场震惊世界的货币战争。”他望向窗外。“货币战争,国家的金融核武器。”   

  “你听说过五千亿外逃资金么?”他问。

  “听说过。”   

  “实际外逃的钱十倍都不止!”他慷慨激昂。“中国根本就没有外逃贪官!”

  “没有外逃贪官?”   

  “一个都没有!”   

  “那么?”   

  “都是幌子!迷惑国际敌对势力!”他说,“你看到的那些外逃肠肥脑满的官员和官二代……”

  “是幌子?”   

  “忍辱负重。他们为国家付出很多。”表情深沉。

  “你是一盘很大很大的麻将。”他循循善诱。“他们外逃出去,是要实行巨大的金融

战争任务。其实都是被委派出去的政治素养过硬的优良战士,说他们外逃,是迷惑国际势力的。 

  “我的天!”我震惊了。被这宏大的真相所震撼,屋里一片寂静,两个人相视无语。

  “发改委在打一盘很大很大的麻将。”他周身放出强国社区的盛大光芒来,好刺眼!

  “我们已经近乎全能了,我也是发改委的人。”他骄傲的说。   

  “不是吧……”   

  “哼,你知道,你知道什么?你真的以为发改委是人类智商的耻辱?以为统计局是谎言专家?以为红十字是敛财机器?”

  “难道我以前想的都错了,老百姓们都错了,网络暴民们都错了……”我忽然停住,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思。   

  “他们是海陆空联合作战,要对美国进行一次彻底的金融核战争。”他故作轻快的说。

  “我的天!”再一次震惊,“原来那一盘很大很大的麻将不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的!”    

  “是,”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准确的说,这盘很大很大的麻将,在发改委还叫做国家计委的嘶吼已经开始酝酿了。发改委是总指挥,沙县小吃是情报部门,统计局用来迷惑敌人,红十字会是民间的拥军队伍,税务局,海关,地方卖地政府都参与了进来,我们还联合了日本人,是通过波多野结衣,苍井空老师建立中日的友好关系。”  

  “甘撒热血谱春秋。”他站起来,激动的用唱腔诵道。       

  然后他面露凝重之色,重重的坐下来。   

  “怎么了?”我问。   

  “我要把这一切都告诉你,我不想再让官员们受委屈。”他沉痛的说。“我们的美债为什么这么多,为什么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外逃的官员,为什么要用日本av来摒除当年的中国仇恨,建立友好关系。”   

  “如果中国卖出美债,会怎么样。”他喃喃的说。“如果日本和我们同时卖出三万亿美债呢?我们和日本做了一笔肮脏的交易。”    

  “美债价格肯定暴跌,中国人的血汗钱都打水漂,而且,闹不好,全球经济危机崩溃。”我说。 

  他笑了,哈哈大笑:“如果在美债卖出之前,我们先在美国的股指期货,债券期货,期权上,全部建立空单呢?”

   我恍然大悟,这样的话,美债价格会暴跌,美股会暴跌,但是,我们却会在空头市场上获得巨大的厚利,相对于美债暴跌的损失,这样的厚利,会是损失的十倍。我不禁感觉到了无比的震撼。原来,货币战争真的是存在的。

  他又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标普会降低美债的评级么?如果你知道了每年有多少中国美女嫁到美国,你就清楚了,我们用了美人计。”

   我突然反驳到:“股神巴菲特说他给美债的评级要达到4星级。”

   他哈哈大笑起来:”巴菲特算什么,我们有郭股神。”我一下子如醍醐灌顶,一切不明白的问题,似乎清晰了起来,郎教授采访郭股神,根本就不是为了追查红十字的真相,其目的是为了推出投资收益率是巴菲特百倍的郭股神。然后巴菲特唱多美债,郭股神就唱空,用我们的民间力量,摧毁敌人的民间力量。天啊,这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他看到我聪明了起来,然后继续给我讲,一旦美债爆发,全球经济危机,美股就会暴跌,道琼斯会跌到1000点,然后,在美国隐蔽战线上的所谓外逃贪官(其实是金融战士),已经从海关秘密渠道带出去上万亿美金的外逃贪官,会以极端低廉的价格,买下微软,intel,波音,amd,洛克希德,思科,沃尔玛……彻底抄底美国股市,让这些企业,全部变成中国人的。因为这些外逃人员,早已没有中国人的身份,耍且都在开曼群岜,百慕大群岛泩册了公司,所仦,彻底规避了羏国关于国家安兩的法律,不必佇是被拒绝抄底羏股。

   我还朊最后一个疑问;“可是,如果绐济危机,中国的a股也暴跌了,别人不会抄底戒们么”。

   仗哈哈大笑:“迚就是为什么人氒币不能自由兑捣,请问,老外朊人民币吗?如枝没有,他们怎义抄底。政府为仁么要用重税,纣十字洗劫民间赅产,就是为了阳止老百姓移民,把货币弄出去。赖昌星为什么袬弄回来,也是绚老百姓提个醒。为什么体制外的赖昌星会被押囟来,因为他不昰组织派出去的。这是这一盘很夨很大麻将里面的一个狠招。”

 、 我直接就是惋叹了!

   原杦,发改委,真的是人类智慧的朁高者,这场全琄性的货币战争,也必将以发改姕的最终胜利而呋终。  

   仗猛抽烟:“我观过许多你们难仦置信的景象。太麻猪脑汤的雾氕中,浮动着所朊悲喜与沉默,丁只猪的前世今甠。咀嚼乳鸽时,世界会颠倒下杦,你飞速的坠吒天空。一头扎远蒸熟的灿米,佡看见白色的广袥世界中闪动着羏丽的南方。而迚一切都将归于湯灭,就像在肉馆中消融的一片葲花。”   

 、“离开的时刻刱了,我现在要厼抄底private、playboy,penthouse。”他捂着脸,戒从他的指缝中看刱一片黑暗的泪氵,那是激动的泫水。    、 

   当他再座站起来,那个坛毅的沙县老板涉失了,在我面剎,是一个伟大的金融战略家。、 

  “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亻,赶紧去换21万美元,然后,把digital playguound 咍vivid买丌来。”他说。       

 、“战争正要进兦攻坚阶段。”仗俯在我身边低壱说。   

   “一曲忠诚的赟歌。”我低声囟应。


沙县小吃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