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进口活动> 北平咖啡、民宿、餐吧背后的青海姑娘,“躺在花丛中”,于她不是梦想而是生活
  • 北平咖啡、民宿、餐吧背后的青海姑娘,“躺在花丛中”,于她不是梦想而是生活
  • 2020-04-04 12:31:26
  • 可莎蜜儿网上订蛋糕

    我们在聊什么?点击上方音频收听



    约莫六年前,北京豪雨,第二日放晴,天空如洗一片清蓝,应是印象中北京最美的一天。我和女友相约去南锣鼓巷走走,阳光温煦熏得人酥软,忽而被眼前一处花园惊到了眼,再看才发现是一间咖啡店的入口。


    于是那个下午的时光就撂在店里的白沙发上,也记住了“北平咖啡”这个名字。看着满眼的鲜花,我就在想这店主得是怎样的人啊,在南锣这样的位置,即使撤去所有的鲜花,咖啡厅也照样运营,况这所有的花插得如此恣意,恨不得溢出桶啊瓶儿的。




    今年九月底北京设计周花植集艺术节落在宋庆龄故居里,小糖说你也来看看,美得很。在一个名叫《一人室》花艺装置前,她一身花布裙,绿袜子,大圆头的搭襻鞋,小糖介绍,“这就是睫毛,北平咖啡的老板”。哈,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她的作品视觉中心是一张床,适合做梦那种,花帘垂落便是幔帐,旁边有草帽、白裙,绿胶鞋,仿佛随时有个姑娘会从床上蹦起来走去花园里。



    后来再约的聊天在她郊区用仓库改造的家里,这是先生高高送她的礼物。睫毛说,只有两件事她会羡慕别人,一是花比她多,二是花园比她大,来北京十年后先生亲手设计了一切,帮她圆了梦。



    我自己的创业也是从开店而起,深知里面的辛苦,便好奇她如何从民宿、咖啡、再到花园餐吧,一间又一间,积累到现在七家店,又各不相同。


    她的答案是“随性”二字,有合适的地方,合适的想法,看合适什么便做什么。这回答真实得很妙,透着三分艺术家七分匠人的气息。



    她有爱物惜物之心,在她看来每个空间都该物尽其用,只不过最重要的是:所有店里的鲜花都得自己去买、去插


    于是,每周都有一天,她会凌晨五点摸黑出门,去花市买下一车的花,再开车转遍北京城里的七家店亲手布置完一切,那是她最享受的时刻。



    她对于花的痴爱源于在青海牧场度过的童年,那儿草会发芽,花会盛开,季节时光不是日历台上的数字,而是肌肤的触感。


    从小,是爷爷奶奶陪她长大,教她用真诚拥抱自然,在困难面前一笑而过。即使后来为了读书进了城,她最盼望的就是假期快来,回到牧场。“那儿的日子真是幸福啊”,她笑得嘴角弯起,露出八颗白白的牙。说起来,我好像没见过她不笑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里她都笑得好明媚灿烂,就像她插的花,有股子无法抑制的快乐。



    可莎蜜儿网上订蛋糕 高中时候,同学从国外背回一本书,她一下子被迷住了。那本书讲的是塔莎·杜朵,就是那位在美国东部佛蒙特荒野里花了30年建造起19世纪风格农庄的塔莎奶奶。


    画画、写书、种花种草种果树,还做很多的手工……和心爱的狗,鸟一起生活,睫毛说她爱塔莎奶奶的一切,那种朴质自足的田园生活是她生活的梦想蓝图。



    然而睫毛没有等到56岁搬去郊野才去实现,而是在北京,在这个因读大学而到来的城市里,从胡同里的一个花园、一间咖啡馆开始,让梦在自己手里一点点织出来


    北漂的不定,开店的辛劳,都在她笑起扑闪的睫毛里化为乌有,在一个繁华的大城市里,她仍旧记得青海牧场里春天到来时,土壤一点点温暖起来,而那给了她源源不断生活的能量。



    牧场的幸福童年


    L:我第一次去北平咖啡,就被那里恣意生长的植物吸住了目光,感觉所有花都要溢出的样子,当初怎么想到开这样一家店?


    J:之前也有人问过我,“南锣鼓巷寸土寸金,你为什么愿意花这么多钱和精力,专门把门口那么好的地方空出来陈列植物?”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那里有花,然后就做了。


    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不商业的人,完全不会考虑成本,现在北平这么多店一年赚多少钱,我都没什么概念。可能赚不了多少,只要不亏本,够生活就可以了。



    L:你十岁以前的记忆都是青海牧场,能和我们分享一下那是怎样一种生活吗?


    J:那时候我跟自然的亲近就是肌肤之亲。春天草一发芽,就迫不及待地脱掉鞋子,跟小伙伴一起在草原上奔跑,没有红绿灯,也没有人阻碍你,像一个男生一样,每天滚的满身都是草。所以我奶奶总是说我有一股泥巴的味道。


    草原上很缺水,吃的水都是爷爷用毛驴驮回来的,但是奶奶每天晚上都会烧一盆热水,把我放进去,就像洗小羊一样把我从头到脚都涮一涮,然后扔到铺好的帐篷里。我记得我是躺在一个凳子上面,奶奶会这样用水给我冲着,不让泡沫弄到眼睛里,小时候真的很幸福。



    L:水土环境对人有天然的影响,牧场沉浸式的养成过程对你性格有什么塑造?


    J:在牧场里永远看到的都是天大地大,就从来不会为一些细小的事情伤心。一出太阳的时候,就高兴的不得了,有花开的时候也是,追一只小鸟,追一只兔子也会幸福的要命。


    我一直都是一个享受当下的人,比如我有一块蛋糕,那一定是今天全部吃完,不会吃一半留一半,明天自然有明天可以吃的食物。7岁的时候,我一个人坐火车从西宁去看望外婆,爷爷给我煮了好几个鸡蛋,还没等上火车,鸡蛋已经被我吃光了。之后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我就那样,一路上都有好心人帮忙。



    所有花都是送自己的礼物


    L:喜欢植物和种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J:高中的时候,同学送给我一本塔莎奶奶的书,书里的塔莎奶奶满头白发,穿着裙子,养了很多羊,还种了很多花。当时就觉得怎么会有人生活的这么美,老了还能穿这么漂亮的衣服,后来我想一定要种花才能变成她那个样子。


    我外婆也是一个很会种花的人,她种什么都长得很好,院子种很多蔬菜,她把长得漂亮的全都送给邻居。从某种程度上,外婆和奶奶对我的影响是最大的,因为她们是我最亲的人,我每天都能更直观地看到她们。



    L:做花艺种植方面的事情,表面上看起来很浪漫,实际上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你怎么看待这个过程?


    J:这里的花市都是五点钟开门,八点钟关门。所以我要买花的时候都是早上五点钟就起床了,有时候甚至更早,然后一天就会有很多时间,做很多事情。


    现在很多人问我,“你有七家店,一个花园,又养鸡,养猫,养狗,怎么分配一天的时间,不会累吗?”可能所有人都觉得我很累,但是身体上的累跟心里的累是不一样的,我和植物在一起的时候,看似是我在照顾它们,其实反过来是它们在照顾我。



    L:你曾经为自己算过一笔买花的账,现在还像以前那样买花吗?


    J:其实不是我算的,是财务算完告诉我的,他会告诉我你今年买了多少,超过了多少,你要控制下,我说好,答应归答应,还是从来没有少买过。


    我觉得所有的花都是送给自己的礼物,买花就像恋爱一样,这么多年来,每次到花市,我还是会激动,看到喜欢的花,漂亮的花,我必须要买满满一车才踏实。



    从青年旅舍到花园餐吧


    L:民宿、咖啡馆、餐吧,为了永远活在花里这个梦想,你不断升级自己的技能,过程中有什么难忘经历吗?


    J:我一直都是一个很会自我安慰的人,自己给自己做心灵导师。第一次开青年旅舍的时候,正赶上五一,不知道怎么销售,结果整个五一都没有客人,我就想没有客人没关系,我可以每天换一个房间去住,以后的五一可能就没有这种福气了,后来十二个房间我就全部住齐了。


    有一天一对老外骑自行车去故宫,路过我们院子前面,因为我把四合院的墙装了落地玻璃,他们从外面能看到满院子的花。我在浇水,门关着,他俩就趴在玻璃上敲击着示意能不能进来。得知这里是旅舍以后,他们给我看了他们当天去上海的火车票,说现在就骑自行车去退票,来我这里住。


    这是我的第一个客人,也是我的贵人,我们现在依然是很好的朋友。后来他俩搬过来,帮我们拍了很多照片,放在法国一个订房的网站上面,很快就有了订单,到6月份全部房间都订满了。



    L:十年来你开了七家店,有明确的时间规划表吗?


    J:我开店全部都是随性的,可能刚好有人往外租房,找到我问要不要租,我觉得合适就开了,遇到没有钱的时候,借钱也可以开。


    我的第一家青年旅社只有十二间房,但是客人非常多,有时候订单都排到第二年了,还有很多人发邮件打电话过来,我每一次接电话说没有房间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失落。那时候已经不是想怎么赚钱了,而是每当你要挂掉电话的时候,听到他们遗憾的声音,“啊,怎么没有房间了?”,心马上就会揪起来,很舍不得他们。



    L:你现在要管理七家店铺,怎么管理上百号员工?


    J:我跟他们的相处更像朋友和家人。我们店里三分之一的员工都是从头跟我走过来的,年纪最大的像我的爷爷奶奶,会为我操很多心。


    我们的客房阿姨从第一家店一直跟我到现在,我见证了他们家庭的发展。因为在这里有一份稳定收入,他们可以安身立命,让家里面变得更好。



    乡舍花园的生活


    L:你的先生高高在你来北京的时候就是男朋友,那时候对生活的蓝图是怎样,和十年后今天的样子一样么?


    J:我们是从朋友很自然地在一起的,他求婚的那天,秘密地布置了我们的一家店,还约上了很多朋友。我事先不知道,所以没有准备,当时在店里种花,灰头土脸的就去了,一开门看到很多花和蜡烛,还以为那里有预定呢,结果全是我们认识的朋友,当时也没有想到他要求婚,直到他拿出戒指的时候,我整个都是蒙圈的。


    一直以来,我们两个的生活理念都很一致,婚姻对于我们就是很亲近的依赖感,不可或缺的温暖位置,他给我的支持和爱是没有边界的,就是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高兴怎么都行。


    L:这个房子是高高设计的,你说是他给你最好的礼物,你当时怎么跟他说你的诉求?


    J:因为我们最早住在城里,我说我很想要一个花园,但是因为一直在开店,我们买不了别墅,他就说那去租一个院子吧,我们都是行动派,说做就做了。这里以前是一个工厂,他在此基础上盖了房子,最后呈现出来的样子完全是我想要的。



    L:平时不工作的时候,你们在家都做什么?


    J:我一天都在花园里头,他做饭,有时候也会来帮忙。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管道出口,我的出口非常天然,每天跟植物待一会儿,心情就好了。


    现在我每年也会安排两三周的外出旅行,时间再长就放不下了,开始做噩梦,担心花草,担心店里头出什么事情。



    L:现在的生活是你的理想状态吗,还有什么想要实现的?


    J:已经是了,可能以后会让花园变得更美。以前忙着开店,没有太多时间放在花园上。打理花园是需要时间的,从早到晚都有活儿,一年四季都有活儿。


    冬天开始育苗,规划春天要对花园做哪些改变:树木一天一天长大,可能要把它挖走换到别的地方;想要种这种花,可能要改变土壤,花园造型也要改变。要修剪、施肥、打理、除草、翻土、给植物换盆,全都是活儿。


    L: 现在有很多年轻人也向往这样的生活,如果真有朋友想过这样的生活,你会给什么样的建议?


    J:想,就去做。只要愿意付出,做什么都可以成功。很多人因为放不下一些东西,犹豫的时候,时间就过去了。我没有精力想这个过程,如果有想的时间,房子都找到了。




    下期预告:


    他是曹雪,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设计学院院长,广州全新城市形象Logo设计者。2017年,他以颠覆性设计重新诠释广州形象,罕见地收获业内的一致好评和社会热议。设计爆红以后,他却名利看淡,谦和依旧,写字、画画、设计、古典音乐,于宁静之处追寻自己精神世界的圆满。下期,我们一起走进广美,听听曹老师的课。


    撰文 ✎Miss鲁 

    @蜜思鲁



    Hi,你好,我是蜜思鲁,我喜爱读书,喜爱和朋友聊天,十几年前我在广州开办了唐宁书店。我一直认为唐宁是一家有温度的书店,因为这间书店陪伴了我的成长,同时也让我结识了很多有意思的朋友,每次和他们聊天,总能让我受益无穷。蜜思鲁的三点一刻就是我和这些朋友的私家聊天,我希望通过这个栏目,将每一次的相遇记录下来。

    可莎蜜儿网上订蛋糕